家家与大叔(后与日谈之十三)

    &83家家与大叔后日谈13.绿帽爸爸阿哲「这里是哪里...?」男人头一阵闷痛,眼睛缓缓的睁开,身边的场景是一间教室,黑板上写着值日生张哲维与庄怡柔,男子眼睛瞪着老大,因为旁边的日期写着西元2000年。

    「呀.....」忽然教室外传出一声女性的叫声,男子整个人弹了起来,向教室外冲了过去,一到教室外见到却是一扇门与全白的背景,男子仍可以听见女子的声响就在这门后,他缓步的走了过去,颤抖着手握向门把。

    男子吞了吞口水,像是在做什么挣扎似的低下头,勐一然的摇摇头,心一横,用力转开门把并大喊着「小柔!!

    」————「哎呀阿哲老弟醒啦?」一道男子的声音阿哲眨着瞪老大的眼,意识慢慢地恢复过来,左右看了看自己还身在之前那巨大装潢华丽的房间,试着动动自己的身体,喀擦!诶?阿哲勐然发现自己双手被铐在身后并固定在床上,而脚则大开的方式固定在两侧,仍然是全裸的姿态。

    「混帐,你们想干什么!」阿哲对着坐在一旁的赤裸男子怒吼着,而男子正是之前跟阿哲一起玩弄琪琪的老李。

    老李没有回答,指了指眼前的一个大布幕「阿哲老弟,醒的正是时候,现在正精彩呢,先看看吧。

    」阿哲环顾了一下,大叔琪琪还有小柔都不在房间内,而眼前的布幕亮了起来,原来是一个大萤幕,而投影机就在阿哲身后,两侧的音响同时传出闹哄哄的人声。

    「快点啊母狗!我可是把赌注都下在妳身上啦!」「搞什么啊,妳也太慢了吧」「马的,又要输了。

    」在阿哲面前的画面是,大量的人群围观着中间的空地,而那场地正是刚刚阿哲看到的大厅。

    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在中间的空地有着五条绳子横跨着,每一条绳子上都有着一位女人在缓步的向前走,女人的屁股上各被写上一个大大的数字,正是1~5,而绳子则深深陷在女人最私密的阴处,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个粗大的绳结,每走几步女人们就因绳子的摩擦而颤抖着停滞下来,绳子上不断的滴落着透明的黏液。

    每一个女人都赤裸着身体,双手被捆绑在后,眼睛被蒙着,嘴巴咬着一个黑色木棒,就跟刚才的怡柔一样木棒有着链条紧紧的夹着胸前的娇乳,背后则拖着一个类似点滴架的架子,而连结处正是女人们的屁股,他们竟用吊点滴的方式在帮女人浣肠,也难怪她们会走几步就停下来,一方面是快感,另一方面是要夹紧屁股把点滴架向前拉,在肚子的灼热感与性快感的双重刺激下,每个女人的肌肤都因汗水而显得油亮,更加美艳动人。

    阿哲注意到她们的脖子上都有着精致的项圈,项圈上似乎有个牌子,但拍摄距离太远了,实在看不清。

    正当阿哲这么想时,画面特写在目前领先的三号女人身上,乌黑的马尾长发,还有那硕大白皙的胸部,毫不意外的颈上的项圈正挂着「人妻母狗怡柔」的名牌。

    「小柔!」阿哲瞪大了双眼,奋力的想向前,但却被双手的束缚定在原位。

    「浑蛋,你们对她做了什么!」阿哲对着老李怒吼「呵呵呵,对她做了什么吗?」老李呵呵的笑着却不正面回答阿哲的问题就在这时音响再次爆出吵杂的喧闹声,让阿哲再次把注意力放回萤幕上。

    萤幕上的怡柔是第一个进入绳子中段的位子,摄影师也自然的给了她一个从下方往上拍的特写,怡柔那深红色的私密处就这么放大好几倍的方式出现在阿哲面前。

    麻黄绳结紧紧的卡在怡柔深红的小穴,只见两片红润的阴唇紧紧包着粗糙的绳子,而绳子上早因女性的爱液而显得湿滑油亮,更让阿哲注意到的是怡柔的阴蒂被套上一个金色小环,受刺激而肿大的阴蒂被金环套着无法隐匿在包皮下,使得怡柔肿大的阴蒂犹如迷你版男性性器官似的曝露在外,每动一步就在粗糙的绳子上磨蹭着,在那之上的是被修整过只留一条线的精美阴毛,怡柔的私密处在经过人为的塑造下就像是个精美的艺术品。

    对男人来说有种强烈的视觉感受,阿哲也不例外,他深深的吞了两口口水,才镇定住见到妻子那美艳私处的震撼。

    「第一名已经来到第一个难关点了,所以启动了今天第一个障碍,第一关是舔舔地狱!」一个兔女郎打扮的主持人高喊,观众也因此而欢呼。

    就在阿哲还在想舔舔地狱是什么时,只见萤幕上两旁冲出一大群男性,全身上下只穿着一件三角裤,前面鼓起了一大包像在展现雄性的骄傲。

    男人们纷纷冲到每个女人旁,开始不断的用舌头舔着女人们雪白的肌肤,几乎每个女人旁边都围绕着6-7个男人,当然怡柔也不意外。

    画面停在领先群女的怡柔身上,男人们的舌头不断在怡柔那白嫩的肌肤上滑动,有从背后亲吻着她的脖子,两旁也有两男不断舔着怡柔的腋下,胸前也有个男人毫无忌惮的吸吮着那鲜红的蓓蕾,地上什至还跪着三个男人,一个手摸着怡柔那富有弹性的翘臀疯狂亲吻着,另一个则在怡柔的腰间至小腿冲不断滑动他的舌头,最后一个则是跪在前方舌头顶着那深陷在怡柔鲜红小穴的绳子。

    「啊.....啊.....不...啊...」怡柔颤抖着缓缓踏出一步,但每一步都异常艰难,身上冒出的香汗也越来越多,配上男人们的唾液,怡柔的身体因反光更显着动人。

    男人们不断的亲吻着怡柔的每一寸肌肤,甚至不断的发出啾啾的声响。

    「太太怎么这么兴奋的扭身体啊?很喜欢被男人包围齁」男人们淫邪的笑着男人们的动作越来越大胆,甚至有的已经开始舔着怡柔的脸庞,怡柔的脚步渐渐的停了下来,磨擦小穴的绳子不断的滴落着晶莹剔透的淫水,只见怡柔紧紧的咬着嘴里的木棒,身体不断的扭动,呼吸上的闷哼声清晰到就像在阿哲面前似的。

    「小柔.....」阿哲哀伤的看着画面中的妻子「啊....!」萤幕旁传出一声女人的呻吟摄影师很快的把画面从怡柔身上拉开到另一道的女人身上。

    画面带到一个娇小的女孩,她的处境比怡柔更惨,身边一样围了四五个男人,两个男人卖力舔着少女那娇小胸部,另一个则直接贴在胯下饮用少女的春水,而少女那连接屁股的点滴管早已松脱,只见一名男人将脸埋在少女的屁股疯狂的舔食,女孩不断颤抖着,阿哲一眼就认出少女就是刚刚跟他翻云覆雨的琪琪。

    「啊....等一下...那里不可以舔啦....」琪琪一张嘴,原先咬着的木棒掉了下来甚至打到了胸前那两位男子的头,男人们一发现竟用力的把木棒往外拉,跟着木棒连结着夹子用力拉住琪琪那对粉色乳头,男人们淫笑着看着那对可爱的乳头被逐渐拉长。

    「啊啊啊....乳头....不可以啊啊...」琪琪扭着身体,腰不自觉地向前挺,正好给正在舔弄她小穴的男人空间,男人对着琪琪那高翘的阴蒂,用力的吸住,头前后快速摆动就像是在帮男人口交一样。

    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等...啊啊啊...」琪琪受到刺激身体马上后缩,这一缩反而啵的一声,夹住双乳的夹子松脱,琪琪的两颗粉色乳头就在男人前摇晃摆动,男人们怎会放过这般美食,马上扑了上去用力吸吮。

    「啊啊!太....啊啊」琪琪受到刺激后整个身体向前锁,这动作反而让那翘臀翘了起来,摄影机都清楚的拍摄到琪琪那甜美的菊花,后面的男人淫笑一番将琪琪屁股撑开后,那小菊花绽放般的露出一个小洞,男人吐着舌头,对准,用力插入!男人的舌头如同肉棒般不断进出琪琪的屁股。

    甚至摄影师靠近时都能听见「噗咻」「噗咻」的声响。

    「呜...不能那样玩....会漏出来啦....」琪琪那被固定在后背的粉嫩拳头紧紧握紧,双腿试图夹紧,但却被男人们撑开。

    「咿....啊啊...要忍不住了.....」琪琪放声大叫摄影师把画面带的更近,男人的舌头向外带时,琪琪的屁眼一缩一缩的微微张开渗出透明的汁液,随着男人的抽插,琪琪屁股从微张慢慢变得越来越大。

    忽然男人用力的吸吮着琪琪的屁股,整个脸贴了上去。

    「咿啊!......出...来...了..!」琪琪仰起头高喊着,随即背后的男人退开,一道透明的水柱从琪琪娇嫩的菊花中喷出,而男人刻意的蹲在地上迎接那激烈的浪水。

    阿哲吃惊的看着画面上不堪的一幕,他的阴茎却因这强烈的视觉刺激而高挺的。

    「呜....」萤幕再次传出熟悉的声音,摄影师的画面再次转换。

    「小柔...!」阿哲不禁的再次喊出妻子的名字。

    画面中的怡柔被男人们整个抬起,就像小孩子似的,修长的双腿被以字的方式向两旁分开,白嫩的屁股朝天,鲜艳的肉穴一张一合的不断吐出透明的汁液,更诱人的是粉嫩的菊花就跟琪琪一样不断紧缩着。

    男人们当然不会放过这可口的好机会,只见抓着怡柔的脚的两个男人舔食怡柔小巧可爱的脚趾,另两人则是顺着大腿在怡柔的私密处不断打转。

    「呜嗯...嗯!」怡柔那倒吊的美颅剧烈的摇晃,即使被男人刺激着,她仍继续紧咬着嘴里的木棒,随着头的摇摆,被链子连接着双乳也跟着剧烈摇晃。

    只见男人们嘿嘿一笑:「太太想拉出来吧?尽管拉吧!」两道红舌就这么对着怡柔的肛门进攻着。

    「呜呜...嗯!」怡柔挣扎着,但屁股不断的鼓动,肛门也渐渐凸起。

    「住手!快放了她!」阿哲看着画面上饱受折磨的娇妻,不禁对着老李怒吼「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阿哲用力的挣扎着,但背后的咔吱声响不断提醒着他被束缚的事实。

    「喂喂喂,说得好像我们是坏人一样,阿哲老弟啊,你看你老婆有很不情愿吗?而且看看你那鸡巴挺成这样...」「呜呜....!」在老李说到一半时,画面中的怡柔正好发出压抑的呻吟声,而屁股的洞逐渐扩张,1道强烈的水柱从那污秽的位子射出。

    「住口!关掉他!」阿哲愤怒的喊着,并把头转到一旁不愿再多看妻子羞辱的样子「唉呀真可惜,正精彩的说」老李调戏的说。

    阿哲因刚刚激动的情绪,整个人呼吸急促,也因此更感受到自己的阴茎有多硬挺。

    「叩叩」就在这时门被敲了两下,老李还没回应门就打开了,一道娇小的身影冲了进来,直直的扑到老李身上。

    「叔叔~琪琪回来啦~有没有看到琪琪精彩的表演~~」正是刚画面里的琪琪,不同的是现在的琪琪并不是赤身裸体的样子,而是一件白t搭配着一件粉红小短裤,一幅青春活力的女孩样。

    「有有有~琪琪刚刚表现的很棒呢」老李摸着琪琪的头说道,琪琪也一脸开心的嘿嘿笑着。

    「呦老李,我们的客人如何啦?哎呀?醒啦?」一道低沉嗓声传了过来,阿哲随之抬起头来,立刻破口大骂。

    「你他妈的混蛋!」顺着阿哲的视线,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是的就是大叔,大叔穿着一身白色的大浴袍,但仍无法遮掩住那壮硕的胸肌跟粗壮的手臂,大叔一边抬起手向阿哲打招呼的走进房间,另一手拉着一条黑色狗链。

    阿哲深深吸了口气,因为从门后爬出来的正是自己的妻子庄怡柔。

    怡柔跟刚才有正常的穿着的琪琪完全不同,全身赤裸,四肢着地,脖子上的项圈上仍挂着刚刚萤幕上的小木牌「人妻母狗怡柔」,一头秀丽的长发披散在白色美嫩的后背上,冷艳精美的五官,却用如狗般的方式仰着首爬进房里,似乎毫不在乎自己这羞耻的模样,就像只....阿哲默默的为自己妻子给了形容词「高贵的美女犬」。

    怡柔看了阿哲一眼后,「汪」的一声就转过头靠在大叔的小腿上磨蹭,不愿再多看自己丈夫一眼阿哲见此状后怒视着大叔,但大叔若无其事地牵着怡柔走了过来,并就在阿哲正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去,满脸不在乎的说:「别这样瞪着我啦~阿哲老弟。

    」「闭嘴!你对她做了什...」阿哲话还没讲完,只见怡柔轻巧的跳上沙发,胸前那弹性极佳的娇乳轻轻摇晃,随即贴在大叔的腿边,美艳的头颅仍背对着阿哲轻轻的躺在大叔腿上,身体仍以四肢贴伏如同狗一般的姿势趴在沙发上。

    大叔也顺势抚摸着怡柔的秀发,阿哲彷佛听见自己的妻子发出喜悦的闷哼声。

    「啊,阿哲叔叔的鸡鸡又翘起来了!叔叔很兴奋喔~」阿哲惊吓了一下发现琪琪竟又趴在旁边注视着那勃起的阴茎。

    「闭嘴!妳这爱装母狗的婊子!」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阿哲恼羞的骂「呿!琪琪才没你老婆变态咧!」琪琪不肯示弱的回嘴「要不是你老婆那变态被虐母狗,以为你也喜欢这种才配合的!」琪琪做了鬼脸后就骂了几句就冲到老李怀里,假惺惺的哭喊着「叔叔,琪琪被欺负了啦~」「你这男人搞怎么欺负小女孩啊,没事没事琪琪不哭不哭吼,叔叔喂你吃鸡鸡好吗?」「耶!」阿哲无言的看着这对男女在那演奇怪的戏码。

    「咳咳,不管他们了,阿哲老弟。

    」大叔无奈的咳了两声把阿哲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大叔搔了搔脸颊,嘴角微微上扬:「不,应该称你一句表哥,多亏你,我才有这么可爱又淫荡的母狗,嗯?你叫她什么去了?啊!是吧!小柔!」阿哲看着大叔用手指轻轻端起怡柔的脸,缓缓的将脸靠了过去,阿哲内心异常的愤怒,更让他怒火中烧的是他发现妻子竟然微微眯着眼,美丽的睫毛微微颤动,轻巧的脸颊满是红晕,红艳的嘴唇勾起脸颊上的小酒窝,这女人竟然娇羞又窃喜的迎接大叔的吻,而且是在我这个丈夫面前!「小柔!妳到底在干什么!」阿哲不禁的喊了出来,但怡柔没有回应,反而沉浸在与大叔舌头交会的情境中,大叔还很刻意的把怡柔的脸转向阿哲,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妻子迷蒙的样子并迎合着男人热吻而不断地伸出那小巧的美舌,另一边抓起怡柔的手,让她在两人脸庞比了个「ya」,怡柔的身体些微晃动,为了配合大叔的吻,必须把上半身挺起来,反而让阿哲看到两颗红枣硬挺挺的在她胸前摇晃,挺立的乳头更说明自己的妻子正享受于这样的情境。

    「小柔!醒醒啊...为什么...?是不是他们威胁妳...?」阿哲痛不欲生的嘶吼着,眼前的两人却无视他的声音沉浸在男女之间的热吻中。

    大叔慢慢地抽离怡柔的脸庞,两人的舌头间有着几道缠连的银丝,讽刺般的在阿哲面前拉长并断开的滴落在怡柔那巨大的胸脯上。

    大叔的手握上怡柔白嫩的胸部,并在阿哲面前肆意地揉捏,随意的将那对巨乳变换形状,他嘲讽般的看着阿哲:「我说「表哥」啊,你一直说小柔不是这样的,这我倒不是很同意啊,妳说对吧?小柔?」阿哲很清楚大叔的表哥称谓是在讽刺他,愤怒的对着大叔狂骂。

    但大叔理都不理的再次看向怡柔,刚结束热吻仍靠在大叔那壮硕的胸肌上的怡柔美目直直盯着大叔,只叫大叔笑了一笑,摸摸怡柔的头,她就像是理解了什么似的,露出娇羞的笑容。

    阿哲正疑惑的,只叫怡柔伸出舌头,从大叔的胸部不断往下舔着,恐惧又愤怒的情绪再一次冲进他的脑海里,是的他已经渐渐联想到妻子想干什么了。

    「停下来啊...小柔,妳不是那样的女人对吧...?小柔......」慢慢地怡柔拉开了大叔的浴袍,底下有条黑色的贴身内裤,从内裤上巨大的浮起就可以想得到那里面是怎样的勐兽。

    怡柔将脸贴在那浮起物上磨蹭,甚至不断用舌头轻舔,轻吻,完全无视阿哲在背后的怒吼,最后嘟着嘴贴在浮起物的顶端,眼神期盼的向上看着大叔。

    「汪汪!母狗怡柔恳求主人的大肉棒!」「妳在说什么!喂!」阿哲大喊「哈哈哈哈,没错就是要这样有礼貌,乖母狗,当然可以啰!」大叔大笑着摸着怡柔的头,怡柔也喜悦的汪了一声。

    「马的!喂!汪什么啊小柔,喂!你们是不是对她用药,她不会这样的啊!」阿哲气急的一阵谩骂。

    大叔毫不在乎的站了起来,一个飞快的动作脱掉那件内裤,因为用力过勐,让那根凶勐的阴茎用力的反弹到大叔的肚子上啪的一声,直挺挺的高翘着,更加显出他的硬度。

    怡柔以跪姿的姿势望着那根仍上下抖动的巨根,舌头不自觉的吐了出来,仅仅只是看着她全身的敏感带似乎都骚动起来,乳头更是硬到极限。

    大叔看了看她,玩味的笑了一下:「别急,先帮主人让妳那吵闹的老公闭嘴好吗,他的声音都破坏情调了。

    」大叔坐了回去一边抚摸着怡柔的背,一边把刚脱下的内裤递到她面前。

    「喂,你们想干嘛?喂!」阿哲似乎意识到什么开始用力的挣扎起来。

    怡柔微微的一笑,大声的汪了一声,樱唇向前用力的叼住大叔的内裤,大叔满意的看着她,啪的一声打在怡柔那富有弹性的屁股上,用力的程度直接在白嫩的肌肤上留下一道深红的手印。

    「去吧!」「汪汪!」怡柔叨着大叔的内裤,四肢爬行的方式一步一步向阿哲靠近,在阿哲眼里美艳动人的妻子赤裸的身体如狗一般的爬向自己,尤其是那对娇乳随着怡柔的爬动而在眼前不断晃动,还有白嫩的屁股在后面一摆一摆的,即使是在现在全身被束缚的状况,阿哲的阴茎仍诚实的勃起了,胯下那强烈的勃起感不断提醒着他对现况有多兴奋。

    怡柔刻意的从正面靠近阿哲,在靠近阿哲时,那对巨乳不小心的触碰到阿哲坚挺的阴茎,甚至龟头就这么直直的陷在柔软的乳肉中,怡柔看了一下,那勾人的眼睛忽然弯得像弯月般,笑意盈盈的望着自己的丈夫。

    「小柔...醒醒啊,妳不是他们说的那种女人啊...啊!」阿哲话才说到一半阴茎就感觉到温柔的触感,向下一看怡柔的手指轻抚着阴茎,龟头仍陷在那对软肉中。

    怡柔精致的脸庞朝着自己越靠越近,连带着阵阵女性的香味扑鼻而来,但却混杂着一股男性的恶臭味。

    「小柔...呜!」阿哲才刚开口,怡柔就整个人贴了上来,胸部紧紧贴着阿哲的胸膛,更感受到怡柔的乳头有多硬多兴奋,嘴唇上也是妻子嘴巴那久违的柔软感,除了中间隔了一件男性的臭内裤,妻子的舌头不给阿哲沉浸在那温柔乡里,不断的把男性内裤往阿哲嘴里塞。

    最后还用手指压了压,确定有好好的堵住丈夫的嘴。

    「呜!呜呜呜!」阿哲被塞住嘴巴,口鼻之间都是男性的恶臭味却只能发出闷哼声。

    怡柔这时却温柔的摸了摸阿哲的脸庞,那俏丽的小嘴微微的颤动:「阿哲你是好人...但对不起喔...小柔已经离不开主人了。

    」「呜呜呜!」(咦?妳说什么?)阿哲激烈的挣扎,但怡柔笑了笑后就转身向大叔爬去。

    在怡柔转身后阿哲瞪大了眼睛,怡柔背对阿哲同时也将下身最私密的两穴暴露在他眼前,阿哲看到的是两穴都被塞入一个透明的圆柱体,让他可以清楚的看到妻子肛门与阴阜的内部结构,还有那不断吸附在圆柱体上抽动的软肉,而在阴道的那根圆柱体周围更能看到满满的透明液体那徘徊,使得圆柱体慢慢地向外滑,滑了一小段阴道里的软肉一阵抽动,再次把圆柱体拉回原位。

    (他们刚刚就这样让小柔在外面爬行...!?那不是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光她那两穴了....)阿哲虽然气愤,但同时他也稍稍察觉到自己的阴茎似乎又更硬了...「做得很棒,来,主人给妳的奖励。

    」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大叔坐在沙发上,用手将那异常凶勐的阴茎向下压,怡柔喜悦的发出「汪」的声响,小脸蛋就这么贴在阴茎上用舌头不断吸含转舔弄着,屁股仍对着阿哲,更让阿哲清楚的看到妻子在亲吻肉棒时,那门户大开的两穴都不约而同的紧缩了一下。

    「阿哲老弟啊,你从刚刚就一直说怡柔不是这样的人,你也太不了解这母狗了,今天找你来,就是要让你看看这淫荡母狗的真面目。

    」大叔猥琐的笑着说「呜呜呜!」阿哲无力的抗议「小母狗,说说看想要主人怎么玩妳?」「汪呜」怡柔瞪着美丽的眼睛由下而上的望着大叔,含着龟头含煳的发出声音,屁股却自动的左右摇晃。

    「想要主人玩妳屁股跟小穴吗?今天只要妳开口,主人都满足妳,来,告诉妳老公,妳想被玩哪个?」「噗哈,汪,主人~母狗....想被玩屁股....」怡柔说话时脸稍稍的向旁偏了一下,满是娇羞的红晕,屁股不断摇晃着。

    阿哲不可置信地瞪着怡柔。

    (小柔刚说什么....?屁股?)「大声点!想要小穴还是屁股?」大叔用力的捏着怡柔的乳头「想要主人玩弄骚母狗的屁股!」「哈,就知道妳这变态还是喜欢后面。

    」大叔笑了一下,手伸了过去稍稍拉出插在怡柔屁股的透明物体。

    阿哲清楚的看到怡柔的肉穴是如何??随着圆柱体的拉出而蠕动的。

    大叔只稍微拉出后像是针对一个点的方式再次前后抽动。

    怡柔的反应却让阿哲大吃一惊,大叔才刚开始抽动几下,怡柔的屁股竟然已经开始抽蓄,从那透明的圆柱中看了过去,可以发现两个肉穴都开始用力紧缩,在小穴的圆柱体甚至不断的被挤出来,一滴又一滴的透明淫水从小穴滑落,到最后连成好几条银丝。

    「喂,嘴巴停下来啰母狗。

    」大叔再次捏紧怡柔的乳头。

    「素,对不起主人,汪汪」怡柔原先半眯着眼靠在大叔的腿上,被大叔提醒后再次张开嘴巴吞吐肉棒。

    「啊,还有小穴的棒子快掉下来,夹回去,如果掉下来,今晚妳就只能去玩妳老公的肉棒了。

    」大叔继续捏着乳头说怡柔一听,只见怡柔平坦的腹部用力的向内凹,透明的圆柱体竟又慢慢地被吸了回去。

    「不要....母狗想要主人的肉棒....」怡柔舌头在大叔的龟头打转,并小声的说,但还是被阿哲听见了。

    「呜呜呜!」阿哲略显失落的哀嚎着。

    「哈哈哈,这才是我的小母狗。

    」大叔用手指勾起怡柔的下巴,低头就是一吻,看怡柔眯着眼享受的样子,阿哲两眼绝望的望着。

    (小柔真的变心了吗.....)(但是她刚刚又跟我道歉...是不是跟以前那次一样....?)「阿哲老弟啊,你知道我刚认识这母狗时,她有多高傲吗?看人几乎都是用鼻孔对着人,结果被我发现原来也只是个欲求不满的荡妇而已,干过几次后就像现在这样跪着舔鸡巴了,你还真是娶了个好老婆哈哈。

    」大叔的嘴1跟怡柔分开后,再次把怡柔压向他那粗大的阴茎,怡柔也顺从的张开嘴卖力的吞吐,发出噗滋噗滋的声响。

    「还有你知道吗?这母狗最喜欢别人玩她屁股,像是这样只要找对位子。

    」大叔再次抽动插在怡柔屁股的圆棒,不一会儿,怡柔就发出极响亮的闷哼声,屁股也不自觉地抖动。

    「呜汪...呜...」怡柔双唇贴在大叔的龟头上,舌头缓慢地在龟头上打转,整个身子逐渐的瘫软在大叔的胯下。

    「喜欢吗,母狗?跟妳老公说说感觉如何?」「汪汪呜....主人....母狗的屁股....好麻...汪....」「是这里吧?」大叔忽然用力快速的抽动「汪呜呜呜啊啊啊,太....激烈....呜呜....主人....母狗....会....呜啊啊呜呜」怡柔话还没说完,阿哲就见到她的小穴,喷出大量的液体,连圆棒都跟着喷了出去,而屁股的则因为大叔抵着,反而让阿哲可以看到怡柔的屁股内部的软肉用力着挤压着圆棒,阿哲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不是圆棒而是自己的肉棒....这么一想,阿哲感觉自己的肉棒硬到快爆了。

    「高潮啦?还是这么敏感又淫荡的身体。

    」大叔轻抚着怡柔那因为高潮而泛红的脸蛋,怡柔气喘吁吁的靠在大叔的大腿上。

    「汪呜...主人..太舒服了...」「哎呀?棒子都喷出来了呢,该怎么办呢母狗,妳今天只好用妳老公的肉棒渡过啰。

    」怡柔一听到大叔的话,头马上抬了起来,开始吐着舌头舔着大叔的肉棒。

    「不要....不要......对不起主人....原谅母狗怡柔,母狗想要主人的肉棒....不要老公的,母狗现在就服侍好主人的肉棒,汪汪呜。

    」怡柔一边吞吐着大叔的肉棒,边用那双动人的眼睛望着大叔。

    阿哲在一旁听见怡柔的话更激烈的挣扎抗议着。

    「呜呜呜呜!」(马的小柔,妳怎么会变这么下贱!)「但妳老公好像很不满喔,哼哼哼,不如这样,妳求他看看愿不愿意让我干妳。

    」怡柔听到这话整个人停顿了一下,眼睛偷偷的瞄了阿哲。

    「主人.......母狗....做...不...」「不要的话,妳今晚就用他的鸡巴吧。

    」「汪呜....母狗不要....他的...」怡柔嘟起小嘴,正好亲吻着大叔的肉棒,眼睛直直盯着那粗大的阳具。

    「母狗知道了....」怡柔垂下头,转过身来,再次向阿哲爬去。

    翘着屁股整个人趴在阿哲胯下,阿哲那血脉贲张勃起的阴茎就在她那美艳的脸蛋前。

    「老公~~人家想给主人干,答

    应小柔给主人干好吗...老公~~」怡柔嗲声嗲气的在阿哲胯下撒娇,还不时的摇晃她那白皙的大屁股。

    「呜呜呜」(说什么!妳这荡妇!竟然真的来求我!)「老公~~答应小柔好吗~~」阿哲发现怡柔竟然有只手放在胯下戳揉自己的阴蒂,整个人更为火大。

    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呜呜呜!」(马的!妳这贱货!)「哎呀母狗妳没先帮他松口哪知道他在说什么?」大叔走了过来,一把拉掉塞在阿哲嘴巴的内裤,大叔的靠近反而让阿哲有机会近距离的看到那根异常凶勐的阴茎,各种粗壮血管布在阴茎上,看起来硬度非比寻常,更别说粗度跟长度都胜过自己。

    忽然阿哲感到阴茎一阵湿润感。

    「老公~~小柔帮你咬咬,让主人干干小柔好吗?」怡柔维持一样的姿势,不同的是她那可爱的舌头开始在阿哲龟头上滑动。

    「马的,贱女人!不要碰我!」阿哲大叫但怡柔根本无视他。

    「老公不要生气啦,小柔会努力帮你咬咬,你就答应小柔好吗?呜!」怡柔继续嗲声的请求阿哲,并一口吞入阿哲的阴茎,头开始上下摇晃。

    「我调教的很好吧?喂母狗让妳老公看看妳有多饥渴。

    」「你到底想干...呜!」阿哲对着大叔怒吼,但怡柔的口技让他感觉到一阵舒服,阴茎变得更兴奋了,忽然怡柔转了个方向,高翘的屁股变成对着阿哲,那私密的小穴跟仍大开的菊花就这么近距离的贴在阿哲脸前。

    (天啊,这肉穴也太湿了吧,那些透明的液体不断地溢出,小柔,妳这么变成这种淫荡的女人了....)阿哲想着。

    大叔在阿哲面前用两只手指贴在怡柔的阴唇上,然后用力的分开。

    噗滋一声,一坨淫液从那鲜红的小穴涌出,流得阿哲胸前一片黏滑,怡柔的小穴在阿哲面前不断地张合,像在诉说什么似的。

    「老公,小柔的穴穴好痒...想要鸡巴,求求老公成全小柔好吗?」怡柔的舌头灵活的在阿哲的阴茎上滑动,甚至舔弄阿哲的睾丸跟菊花,她的舌头不断在阿哲菊花上打转,让阿哲感到一阵舒爽,身体不自觉地抖动。

    「马的,贱女人,呜!」「如何,这母狗的口技被我调教的很棒吧,还有这肉穴,虽然三十几岁了,颜色还是这么鲜艳,又会吸。

    」大叔将手指插入怡柔的小穴,原先大张的朣肉竟马上合起来吸住大叔的手指还不断抽动。

    「阴蒂又肿又大,捏起来玩也好玩」大叔的食指就在阿哲面前左右轻刷着怡柔那肿大又翘的阴蒂,每刷一下怡柔就抖了一下,淫水更是倾泻而下。

    怡柔含着阿哲的阴茎:「汪呜,老公的鸡鸡好硬....老公...喜欢看小柔淫荡的穴穴吗?」「闭嘴,妳这....」阿哲才刚开口忽然大叔抽出手指,三指并排,用力的往怡柔的小穴拍去,啪的一声。

    怡柔两脚忽然打直,小穴一个收缩,竟劲射出一道透明水柱,直直射在阿哲脸上。

    「汪呜....」怡柔脸色红晕但眼神迷惘,严然刚那一下让她又达到一个小高潮。

    「怎么样,你老婆很淫荡吧,但这样可是满足不了她的喔,对吧母狗?」怡柔小手抓着阿哲的肉棒,小嘴继续吞吐,含煳不清的说:「脑公....小柔想给主人干,求求你....小穴....好痒....」边说还不忘摇晃自己的屁股。

    满脸淫液的阿哲似乎终于受不了怡柔这不知羞耻的表现,怒吼:「马的贱女人,想给谁干就给谁干!关我屁事!」阿哲话才刚说出口就有些后悔,但妻子那淫乱的姿态确实带给他满腹怒火。

    「呵呵呵,母狗妳老公答应了呢,现在该做什么呢?」大叔笑着说「谢谢老公....」怡柔起身离开阿哲的身体,并用跪姿跪在大叔面前,170身高的她头正好在大叔的腰际,也就是说大叔那粗壮的阴茎正好在她面前。

    怡柔轻轻的吻上龟头,就这么让嘴唇贴在龟头上说「亲爱的大鸡巴主人,请你干干淫荡母狗怡柔的穴穴,带给母狗极上的愉悦,谢谢主人。

    」「继续。

    」「主人的鸡巴又大又烫,母狗怡柔最喜欢亲主人鸡巴了。

    」怡柔忽然一个翻身,躺在阿哲旁边,双腿用手拉着打开,那鲜艳的小穴犹如绽放的花朵般在大叔面前缓缓张开。

    「请主人使用母狗怡柔的骚穴,请主人赐予母狗精液。

    」怡柔一边说一边娇羞的眯着眼撇过头,整张脸红通通的。

    「小柔!你....!」阿哲在旁吃惊怡柔的作为,气急败坏的正要开口大骂。

    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但见大叔温柔的把怡柔抱起,怡柔娇喘一声,忽然一个反转。

    「母狗说得很棒,但今天主人有更想做的姿势。

    」阿哲一阵芳香飘来,感到身上有股重量压下,胸前一阵柔软又舒适的感觉,怡柔那美丽的脸庞就这么出现在他面前,两人面对面看着,怡柔很快的垂下头。

    「主人....不要这样....呜!」大叔肉棒抵着怡柔的小穴,淫秽的笑「如果不要就不干啰。

    」「不要.....」「不要什么?」「请主人干母狗怡柔....」「那妳要好好看着妳的老公喔,跟他说请他好好关注被主人干的妳!」「你这混蛋!」阿哲破口大骂。

    没想到怡柔却用手端正阿哲的脸,一双美瞳直直盯着他「请老公好好看小柔怎么被主人....呜....干.....啊....好满...」怡柔才说到一半,大叔一个用力,肉棒全数插入,阿哲看着自己妻子从一个害羞的脸瞬间变成充满喜悦的表情。

    「好好的跟妳老公说感觉如何,知道吗!」啪的一声在怡柔白嫩的屁股上留下深红的手印,大叔没有一开始就激烈的抽插,而是刻意缓慢地抽出肉棒再全数插入。

    「老公....呜!主人的大肉棒在....呜....小柔体内...进进....呜....出出....好有感...呜...觉,小柔好开心.....主人的棒棒好...舒....呜!...呜...主人...别戳...那里....太...敏感了...呜呜!」「很喜欢被干这里吧。

    」阿哲发现大叔似乎稍微调了1下角度,依旧缓慢的抽插,但每插入一下,怡柔的身体就颤抖了一下,头已经下垂轻靠在阿哲肩上,胸部随着摆动摇晃,让阿哲可以清楚感受到妻子那挺立的乳头轻刮着身体,多重的感受让他的阴茎硬到发痛。

    「呜...好舒服....主人....的肉棒....好喜欢..小柔....喜欢被主人....干...啊啊~又好深....主人不要一直....磨那里....啊啊...」怡柔的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刺痛着阿哲的心,但身体感官上却说明着自己越来越兴奋。

    「看着妳老公说!」大叔再次拍了一下屁股。

    「是....是.....老公.....你有看....着小柔....吗...小柔的穴穴....被主人的大鸡巴....塞得好满....又硬....又烫....穴穴好舒服....脑袋感觉快坏了....老公....谢谢你....让小柔给主人....干...」「妳....!」(小柔...真的迷上那个人了....吗?)阿哲瞪着眼前一脸春漾的怡柔,但他很清楚怡柔现在的表情的确非常享受,他的内心愤怒迷惑失望的情绪交错着。

    「啊啊...这样....」怡柔忽然一阵高呼,在同时阿哲感觉到自己硬挺的阴茎感到一个柔软又有点毛刷过的感觉。

    原来是怡柔被大叔干得腰软而垂了下来,反而让阿哲的阴茎可以随着怡柔的摆动在阴毛与阴蒂处磨擦,这双重的感受再次让怡柔高声呻吟,而阿哲的阴茎也因不断溢出的淫液变得油亮亮的,更因磨擦而感到强烈的性快感。

    「老公....你的鸡鸡好硬....啊啊...主人...好深....啊啊...小柔的穴穴都被主人塞满了...啊...啊啊」「喂,只顾自己爽,看看你老公那悲丧的脸,还不跟他道歉妳这荡妇!」「是...啊...主人...好用力...」怡柔再次端起阿哲的脸。

    「老公......对不起.....你是好人.....呜....啊....但小柔不是.....小柔是个变态又饥渴的贱....啊.....母狗....小柔是只属于主人的....贱母狗...小柔好...好喜欢给主人的大鸡巴干...只要主人愿意干小柔....小柔什么....都....喔....愿意,所以....老公对不起....小柔不能再....跟你在一起....了啊啊...主人的肉棒...好棒~~」随着怡柔的话语,大叔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怡柔虽然说着道歉,但在阿哲面前,她的表情满是笑容跟欢愉...阿哲闭上眼不自觉地流了一道眼泪,结婚多年,他很清楚怡柔的话是真心的。

    阿哲悲痛万分,忽然脸上一阵温暖的感受,睁开眼,竟是怡柔那美艳的脸蛋怎吐着舌头舔吮着他的泪水。

    「小柔...」「老公...对不起...小柔已经是...主人的...啊啊啊了.....只能...啊啊...这样....主人对....小柔....很好....啊啊啊...」大叔再次开始加速冲刺,怡柔再次在阿哲眼前整整高潮了三次,满脸淫荡欢愉的表情都看在他眼里。

    「呼...呼...」怡柔轻靠在阿哲胸前喘息大叔走了过来摸摸怡柔的头,那根粗??壮的阴茎虽然微微垂了一点,在阿哲眼里仍然是高翘勃起满是血管的凶狠模样,而且整根阴茎都是白色的泡沫,马眼处甚至还有一丝白浊的液体,这时阿哲感到自己下身被一坨温暖的液体淋上,就算不往下看,阿哲也知道那代表什么。

    「母狗开心吗?」大叔笑着说「开...心~啾!」怡柔一望见大叔马上爬了起来轻吻着那肉棒,并温柔的用舌头清理着。

    「母狗怎么把胸部都压在老公身上呢,真没礼貌!」「汪呜...对不起老公...小柔现在处罚他们。

    」被大叔一说怡柔马上挺起身,那对美乳并带着两点嫣红呈现在阿哲面前,怡柔纤细的手指捏上乳头,并用力的往前拉,边含着大叔的肉棒用无辜的眼神看着阿哲,阿哲脑海里却只有一个念头...(美....)阿哲的阴茎受到了刺激用力的往上跳了一下,宣示他有多兴奋多硬挺。

    「呦,看来阿哲老弟有淫妻的潜力喔,阴茎竟然这么硬,还能一跳一跳的。

    」听到大叔的调侃,阿哲怒视他,大骂「你到底有什么目的!?」「没什么目的啊,不就说了让你看看你老婆的真面目。

    」大叔两手一摊,而当事人怡柔仍不为所动的吸吮着大叔的肉棒。

    大叔抚摸着怡柔的秀发,淫亵的说「阿哲老弟啊,你知道你刚回来这段时间我可没要求她不能跟你做爱喔?」大叔一手拉起怡柔让她靠在他胸膛「是她自己不肯的,那段时间我还特地不干她,她整天淫水狂流,我也故意不干,没想到她宁愿欲火焚身也不跟你做。

    」「不可能!不是这样的对吧,小柔?」记住地阯發布頁vvv.c阿哲怒吼着望向怡柔,怡柔用头发遮着表情靠在大叔胸膛上,双手仍捏着那两颗可爱的乳头。

    「妳说呢?」大叔温柔的摸着她的头只见到怡柔头向上抬,望着大叔,满脸红晕小声的说「母狗只想给主人干...其他人不要...」怡柔声音虽小但阿哲还是听见了,心更加破碎了,不禁怒吼着为什么。

    看着大叔说了句「这才是我的好母狗」就端起怡柔美丽的脸再次热吻,阿哲眼前的妻子感觉她再也不是他的妻子了。

    两人无视一旁的阿哲,激情的热吻,怡柔娇小的舌头与大叔厚实的舌头不断交融,两人嘴与嘴之间缠绕着各种银丝,就像是在阿哲面前上演一场热烈的爱情电影,但那女主角却是自己老婆,阿哲累积已久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马的!臭婊子!臭婊子!」阿哲不断怒骂着,但讽刺的是那两人根本无视他。

    过了一会儿,两人似乎终于满足这长久的唾液交流,大叔温柔的摸着怡柔的头。

    「母狗刚刚那样还没满足吧?还想要什么?」怡柔听了竟娇羞着靠在大叔的胸膛,小小声的说了什么。

    阿哲没听见但仍在怒斥:「臭婊子装什么清纯」「大声点,让他听听。

    」怡柔抿了抿嘴,娇声的说:「屁股....母狗怡柔想要主人干屁股......」阿哲又一次因妻子的话语而大张嘴,怒斥的话都因震惊而停了下来。

    「就知道妳这变态母狗。

    」大叔亲昵的

    刮刮怡柔的脸蛋,怡柔也以享受的表??情回应着「但妳老公看起来很可怜??欸,不如这样吧,妳的小穴给他插,主人干妳屁股。

    」阿哲一听到大叔以施舍的言语说着,马上破口大骂「谁稀罕你们这对狗男女的施舍,滚,别碰我!」虽然他这么说,但下体那坚挺的阴茎却成了讽刺的象征。

    「如何?」大叔完全无视阿哲的抗议怡柔嘟起小嘴,最后缓缓的说「主人的要求...母狗都接受....但母狗有个请求...请主人让母狗帮老公戴套...」怡柔的话再次刺痛阿哲,大叔那刚无套完仍湿淋淋的肉棒在他面前扬威,而现在身为老公的他要插入却被要求戴套!?「妳这破麻!被干烂了还有脸说」「也好,看妳老公反应这么大,不如说说理由吧」大叔笑着说「对不起老公,小柔的子宫只想接受主人的精液,只想要他的孩子。

    」怡柔双手合十向阿哲轻轻的道歉,但她的言论更是让阿哲无法接受,阿哲拼命的挣扎,但无奈身体都被束缚着,只能乖乖的被妻子套上套子。

    怡柔再次趴在阿哲身上胸前那柔软与弹性俱佳的胸部挤压变形,两点嫣红搭配着怡柔满是红晕的美颜,让阿哲觉得自己的阴茎变得更硬了。

    (不行啊...阿哲...这贱女人可是在玩弄你的感情,不能动心!)阿哲感到怡柔抓住自己的阴茎,随即一个动作。

    「啊...」阿哲不禁喊了出来,阴茎浸淫在一个温暖的地方,阿哲不用看也知道这是他睽违已久的妻子的阴道。

    怡柔的小穴带来的触感跟先前的琪琪那年轻富有紧缩性的小穴完全不同。

    怡柔的更像是被人用手抓着,虽不用力,但不断蠕动收缩的感觉就像是被人不断揉捏阴茎似的,即使现在两人都没有动,怡柔的小穴仍不断再给予阿哲强烈的快感。

    「睽违已久的怡柔小穴如何啊,表哥?」「你.....」阿哲紧咬牙关怒斥大叔,他正强忍着快感。

    (小柔的小穴以前有这么厉害吗....)「那么小母狗久等啰。

    」大叔用肉棒抵着怡柔的屁股,故意用肉棒在她屁股上甩了两下啪啪的声响。

    「请主人尽情享受母狗怡柔的变态屁股....」怡柔满脸通红的趴在阿哲胸口说着淫话,那娇羞的样子让阿哲心脏又漏了一拍,但胸前的佳人却是对着另一位男人示好。

    「妳这贱货有没有这么不知羞耻。

    」阿哲对着眼前的妻子骂道怡柔没有回应,忽然发出呜的一声,阿哲感受到在怡柔体内的阴茎受到强力的挤压,忽然的收缩让他差点就把持不住。

    随即激烈的啪啪声响传来,大叔压着怡柔的头让她更阿哲有更紧密的接触。

    「阿哲老弟啊,在多骂一点,这母狗最喜欢被人骂了,是不是贱母狗!」啪啪啪,大叔一边用力干,一边用手拍打怡柔的屁股。

    「是....是....呜.....老公....再多骂一点....贱货母狗小柔....最喜欢被....人这样...呜....主人的....鸡巴好大....老公的鸡巴....也好硬....呜....」「贱母狗还想要主人服务?自己动!」大叔从背后环抱怡柔,下体停止抽动,在旁舔着怡柔的脸颊。

    「母狗脸这么红,看起来真可爱啊」「呜...主人....不要笑人家啦...喔...」怡柔开始摇摆着腰肢,双眼紧闭着,一脸笑意的享受着下身的快感。

    「怎么?可爱怕人家说啊,我的可爱贱母狗怡柔奶大屁股翘,又会摇,两根鸡巴插起来是不是很爽?说说看哪根比较舒服?」大叔继续亲吻着怡柔的脸,那双大手环抱着怡柔,揉捏怡柔的巨乳,手指用力夹着乳头享受着怡柔自己摇摆屁股的性爱。

    「主人...大坏蛋.....这样....母狗....会太爱你....呜...喔~爽....很爽....母狗超喜欢....鸡巴....阿呜...又要去了....呜呜...当然是...插在屁股的大鸡巴...比较好....」「妳这....」阿哲想对眼前这对狗男女反击,但怡柔的小穴所带来的快感太过强烈,让他的脑袋有些停顿。

    「主人的大鸡巴....又硬.....又大.....跟插在小穴....的老公鸡巴....差太多...啊呜...」阿哲不得不承认他的阴茎像是被紧压着似,怡柔每一个摆动,都带给他极强烈的刺激,而这紧缩感更多来自于在屁股里的那根大肉棒。

    「母狗真会说,来跟主人亲亲。

    」大叔在怡柔旁嘟着嘴,怡柔娇羞的嘟起小嘴啾啾的回应着,两人甜蜜的世界就像阿哲不存在似的。

    忽然啪的一声,怡柔的脸变了一下,随即又来两三声啪!啪!啪!阿哲的阴茎也随着声响感受到更强烈的挤压,看着大叔上身的肌肉暴涨,大叔强力的摆动身体每一下都用力的撞在怡柔白嫩的屁股上,击出一声又一声的淫秽声响。

    如果阿哲可以看到两人的交合处,就能见到大叔粗壮的阴茎向外抽出时,硕大的龟头把怡柔娇嫩的朣肉粗暴的向外拉,随即强而有力的向内撞去。

    阿哲正想说些什么时,脑袋一片空白,唯一的感官仅剩怡柔高声放荡的呻吟。

    「啊啊....主人.....好厉害....母狗的屁股....不行了.....啊啊啊....又要去了.....啊呜....啊」「啊啊....还.....啊啊....主人....母狗....啊....啊....坏....」阿哲模煳的视线中,看着大叔全身用力疯狂般的快速摇动身体,啪啪啪啪啪,而怡柔双手用力抓着他的肩,指甲都插进肉里,让他略感疼痛,两眼呆滞的看着前方,嘴巴大张,口水不断溢出,胸前的巨乳则被大叔用力捏着,白皙的肌肤整个泛红,即使这样也感觉得到她整个人带着喜悦的感觉。

    「啊啊啊.....又去了.....啊啊啊」阿哲的阴茎早因射精变小后掉了出来,瘫软无力的躺在他的肚皮上,而套在上面的套子里满是白浊的液体,阿哲从没有射出这么大量过。

    阿哲哀伤的想着这一切竟是来自别人羞辱他与玩弄他妻子而来....阿哲闭上眼承受着妻子在他身上因另一个男人所造成的摇动,还有那在他身上抓出血痕的双手,不知过了多久,妻子摊在他胸前大口大口喘息着,阿哲缓缓的睁开眼。

    「满足了吗?小母狗」只见到大叔温柔着亲着怡柔的脸颊,怡柔满脸红潮娇羞地嘟起嘴巴眼睛满是笑意的说「人家还想要...」—————————一个一看就知道是女性的房间摆设,一个娇小可爱的少女趴在书桌前意兴阑珊地看着眼前的书本。

    叮的一声,少女像被电到似的弹了起来抓起旁边的手机,身上居家的衣服竟起了一阵波澜上下用力的摇晃。

    「啊~~~~!主人又玩得这么开心!!

    过分!过分!过分!你还记得人家才该是女主角吗!!

    家家最讨厌你了!臭主人!」少女按下语音键后送出。

    手机画面上停留着一张照片。

    一张大床上三个赤裸的身体,中间是一个身材壮硕的男人,满脸笑容的看着镜头,他环抱着左边一个身材姣好白皙肌肤的女人,女人亲吻着男人的脸,两手向镜头比ya,白嫩的乳肉在男人胸膛上变型,但依旧能看到上面被盖了一个圆印「主人专属」,女人的裸背上也写着「最爱主人大鸡巴的人妻贱母狗怡柔」,最令人吃惊的是女人红嫩的下体两穴都被插入透明圆柱,让人可以清楚看到内部构造,并一眼就看到满满的白浊液体。

    最逗趣的是照片的右侧有一个被固定在床上怒视两人的男人,男人的鸡巴套着满是精液的套子垂软在肚皮上,而男人身上写着「母狗怡柔的绿帽老公,愿意把老婆给主人干」,左侧脸上还被写了小字「怡柔转让穴印」,右侧则是一个红印的女性性器的印子...【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