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页

    祝大家都能找到合适的对象吧诶嘿嘿就那种可以一直开开心心的,能互相理解的人 ̄

    第一百三十一章

    01.

    吏部尚书当时拿到牧遥给的几样货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特别是在听到牧遥说目前给他的货是那些人中质量最好的的时候。

    但是他当然不会就此完全信任牧遥了,毕竟圣上的恩宠这个事儿,听起来有点太玄乎了。

    虽然有李翰林在……但万一那是特殊的呢?万一李翰林女儿正好适合这些,而自家妹妹不适合这些呢?

    毕竟这个东西真的没法保证。

    吏部尚书心里还存在着很多怀疑,但尽管如此,他仍然做了一次性买两套的决定。

    牧遥离开长安的消息很快就被吏部尚书知晓了,牧遥走的突然,负责监视牧遥的人不敢上前——他们已经见识过了牧遥的门客。这些长安人都机灵的很,才不做以卵击石之事。

    这些人迅速将牧遥离开长安的消息汇报给了自己的主子。

    吏部尚书听了后第一反应是自己被骗了,他理所当然的有些惊怒,立刻派人将牧遥在长安的府邸团团围住。

    这时候,牧遥留下来的心腹叫陈孝。牧遥已经聊到这幕了,于是事先布置好,让他这个时候站出来。

    陈孝过去一直在百花城的塞上江南做事,他没啥大的优点,最大的特点就是老实、忠心。他会老老实实完成牧遥事先布置好的事情的。

    陈孝主动随着官兵去了吏部尚书的府邸,吏部尚书自然对陈孝发火了,质问陈孝你家小姐去哪儿了。

    陈孝老实回答:“因为离开金陵太久了,所以小姐想家了,回金陵了。”

    “金陵?”吏部尚书当时就想去金陵抓人了。

    陈孝继续说:“小姐说,如果大人有疑问的话,可以先试一颗香丸,试了后您就知道了。”

    陈孝此时此刻心里是忐忑得很,他就是个普通人,相当普通的存在,混在人群中就找不到他了。

    过去他一直都在塞上江南干活,被牧遥收编后老老实实地按照牧遥的吩咐干这干那。

    他一生中没有什么富贵,也没遇到什么风险,就这么普普通通。

    虽然他也听说杏花村和自家小姐现在似乎很厉害,但他并没有真切的感觉。

    现在他只觉得害怕。

    这可是在面对愤怒的朝廷命官啊!这可是比县令还要大的朝廷命官啊!

    陈孝的腿都开始抖了。

    其实他还是不知道吏部尚书意味着什么,如果明白吏部尚书的位置有多高的话那可真是要当场吓尿。

    “香丸?”吏部尚书皱起了眉,用了香丸后就知道了?意思是这香丸的味道很美妙,闻了后就立刻沉迷?有那么玄乎吗?不就是个香丸吗?

    还是说……

    这香丸里有毒?!

    他用香炉焚了香丸后立刻就被毒死了,这样也算‘试了您就知道了’,就不会再追责牧遥了。

    “是,是的,香丸。”陈孝战战栗栗地说道。

    吏部尚书看着陈孝的样子,更是狐疑。

    其实牧遥把任务交给陈孝,也考虑过他会害怕的情况。但是牧遥很自信,她认为只要陈孝传递了自己的意思,只要吏部尚书闻了香丸,就能明白她的货的价值。

    只可惜牧遥自信,陈孝却不自信。

    一来,他只是听说杏花村厉害,他不了解杏花村厉害到何种地步,他只把杏花村当做和当年塞上江南一样的存在了。当年塞上江南厉害,但也怕官府呀!

    二来就是他本身就是个淡笑的普通人了。

    现在陈孝已经吓成一团了。

    小姐这是在干什么啊……陈孝惶恐不安地想到。

    小姐该不会是把我当弃子了吧……

    吏部尚书想到这一层后立刻命令道:“你进去,还有你们都进去,把香丸点了。”

    陈孝差点都挣扎起来了,他是真的害怕。

    然而挣扎无效。

    吏部尚书的那些手下也有些害怕,他们也猜到这是用他们来试毒了,但大人养他们也就是来做这些危险的事的,所以他们也没法反抗。

    这些人对陈孝极其凶恶,大家都知道这个香丸和他有关。

    香丸被放到香炉上加热,气味逐渐扩散开。

    首先是那熟透了的丰盈橙子味,就仿佛用手挤破后酸甜美味的汁水溢到了手指上,然后再靠近后轻嗅指尖的味道,这种感觉。

    吏部尚书的侍卫眼睛亮了下:“这个味道……”

    “啊,如果这真的是毒的话,最后闻到这种香味也没有遗憾了。”另个侍卫说道。

    那清甜的橙子味带来一种清爽的诱惑,接下来清亮感愈盛,直接将屋里的闷热都驱散了。

    在夏天能闻到这种味道真的很舒服啊!

    酸甜中弥散着淡淡的花香,那花香有点熟悉,但分辨不清楚是什么。

    水果是清爽的,柑橘是甜美微涩的,但那种清爽后何尝没有着诱惑的存在。

    ——所谓甜欲感。

    不过可惜他们现在身边都是一帮大老爷们儿。

    “这不是毒啊!”一个侍卫反应过来,他拽住郭孝问道:“这为啥不是毒啊?”

    “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啊!”郭孝欲哭无泪。

    “那你害怕什么?”侍卫问。

    “你们好凶,我害怕不是正常的吗?”郭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