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页

    “小姐已经帮助了够多了,剩下的我们来就好。”太宰治看着打哈欠的雪发少女说。

    如太宰治这种观察力,不可能注意不到,茶茶回来以后,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好像很困倦的模样。

    太宰治担心这次复活五个孩子,耗费了她的力量。

    茶茶不知太宰治已经想得这么多了,这些也算是他们的恩怨,茶茶也没有再继续掺和下去的打算。

    深夜等织田作之助和太宰治回来时,茶茶已经在太宰治专门给她准备的卧室里睡下了。听到动静后,茶茶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眼睛。

    “我们要离开了吗?”茶茶问。

    “不愧是小姐,已经猜出来了啊。”太宰治眯着眼睛笑,虽然经历过一番苦战,但是浑身反而好像轻松了许多,“森先生这个时候恐怕以为织田作死了,得尽早离开。”

    再留下去,这种被利用的事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发生。

    织田作之助是必然不可能再留在港口黑手党的,而太宰治也不打算再留下。

    除了织田作的缘故,还有就是,经过这件事,他也意识到,再留在这个充斥着血腥与暴力的世界,他所追寻的东西也并不会找得到。

    ——更何况,他所追寻的东西,已经找到了不是么。

    太宰治望着眼前迷迷糊糊从床上下来的少女,鸢眸浮现笑意。

    “小姐也会跟我们一起离开吧?”

    茶茶点头:“当然。”

    中也先生现在出差了,又不在港口黑手党,太宰先生和织田先生要离开港口黑手党,□□就只剩下一个森先生……那她还是先走吧。

    “小姐不用操心别的。”太宰治说,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下巴搭在了茶茶的肩膀上,蹭了蹭茶茶颈窝,毛茸茸的黑色卷发蹭得茶茶脸颊痒痒的。

    “我会保护好小姐的哦。”

    茶茶当然相信太宰治可以安排好一切。

    太宰治的能力无论是谁也不能说一个“不”字,在织田作之助事情上的失误,除了因为命运齿轮的难以改变,还因为太宰治终究是有着一份属于少年的心气。

    他认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但是经历这件事后,他才会知道,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一定,一旦出现失误就再难以挽回。

    从心底里意识到了这点的太宰治,便再难以出现一丝纰漏了。

    “重要的东西收拾好了。”织田作之助说,“走吗?”

    五个孩子已经提前转移了,因为在所有人观念里那五个孩子必死无疑,没有人再会注意他们,因此安排得相当顺利。

    而织田作之助也是同样如此。

    比较难的,大概就是太宰治了。身为港口黑手党的重要干部,再怎么隐蔽地离开也会有不少麻烦。

    不过因为森鸥外对此有些预料,也并没有打算跟太宰治追究到底,这是一场双方心知肚明的逼迫,而太宰治选择了叛逃。

    在森鸥外做样子地命人抓捕太宰治几个月就收回后,一切便逐渐朝着安稳的方向前进。

    在安全屋的几个月茶茶倒是觉得跟之前没什么差别,毕竟被抓捕的又不是自己。她软绵绵打了个哈欠,看向太宰治。

    “太宰先生,是打算去异能特务科?”

    “得先洗白一下履历,”太宰治摊手,“没办法,只能用在异能特务科待几天。”

    至于洗白履历的辛苦活,以太宰治那几乎黑得能滴出墨汁来的履历,茶茶几乎可以想象接过这活儿的人,是怎样一个秃头程度了。

    “总得让那家伙付出点代价才是。”太宰治微笑,就是怎么看都有股不怀好意的黑气。

    茶茶默然,她听织田先生说了这事,在mimic这件事里,他们的好友坂口安吾也身处关键位置,且他就是异能特务科派来的卧底,也算是阴差阳错身不由己,差点让织田作之助死去。要不是因为茶茶,后面迎来的必定是三人组的彻底分裂。

    不过现在织田先生还活着,所以太宰治也就是稍微喜欢给坂口安吾找找麻烦了一点。

    坂口安吾估计也觉得理亏,洗履历的活也认认真真接下来了在干着。

    “太宰,有打算之后去哪里吗?”织田作之助问。

    “我肯定还是留在横滨,”太宰治回答得毫不犹豫,看了看茶茶,“毕竟织田作在这里嘛,而且小姐好像也格外——喜欢横滨呢。”

    这是很容易看出来的一件事,茶茶在这个世界的其他地方几乎没有活动的痕迹,而她现在仍然待在横滨就是证明。

    织田作之助明白了,毫不意外地点头。

    “织田作呢,已经想好了吗?”

    “是啊,我准备去一个叫武装侦探社的地方先工作一段时间,”织田作之助说,“比较巧的是,对方的社长是曾经认识的人。”

    “这倒确实是很巧了。”太宰治微微睁大眼,在沙发上翻了个身,趴在扶手上,一副懒洋洋的模样,若有所思,“武装侦探社啊……”

    他看向茶茶,茶茶回望:“?”

    织田作之助相当耿直地说:“太宰也觉得很熟悉吧,里面的重要支柱成员我们都见过,是当初一起从中原干部家里出来的那位。”

    太宰治扶额:“……织田作,你别说了,我记得。”

    怎么可能忘记!那个任性的小鬼当时跑来掺和一脚。

    结果到最后他,中原中也,森鸥外,和那个小鬼一样任性的侦探,一起跟小姐大被同眠……不是,一起凑合了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