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页

    中原中也:“……”算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小心点看着就是。

    中原中也没发现,今天他“算了”的念头比平时多多了。

    只是就这么看着在堆满文件的桌子上,多了一只正在专心吃着食物的小毛团,好像心里的某种压力也不知不觉散去了许多。

    吃完猫饭以后,茶茶猫很自觉地跳下办公桌,回到沙发上小憩。

    沙发上有淡淡的、属于中原中也的味道,很显然对方有时候来不及也会直接在沙发上休息。

    茶茶猫打了个哈欠,合上眼睛。

    中原中也则继续批改文件。

    阳光落了进来,屋子里仍然只剩下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除此以外一室静谧,却又比原来多出一种安宁的氛围。

    ……

    茶茶一觉醒来后,发现中原中也已经不在办公室了。

    大概是又临时有任务去了,办公室的门也是锁的,大概是怕茶茶跑出去了。

    沙发旁边还准备了猫咪的食物和饮用水。

    如果茶茶真的只是只猫的话,想必只要继续待在这里,用不了多久就能等回赭发青年。

    但是茶茶并不只是一只普通的猫。

    毛色雪白的小猫轻盈跳下沙发,迈步到门前,紧锁的门自然不可能拦得住它。

    在大楼里绕了一圈,茶茶愈发确定,港口黑手党的变化实在太大,而这个世界的太宰先生又做了些什么。

    因为想要保护这个挚友正在写小说的世界吗……

    茶茶轻轻叹了口气,正要变回人形,忽然一双手将她抱了起来。

    “是新送来的猫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少年的音色很清朗干净,只是尾音带上了些许沉沉的喑哑。

    但是就算是这样,也还是很耳熟。

    “?”茶茶猫顿住,扭头看去。

    手的主人是,中岛敦模样的少年。

    只是跟主世界不同的地方是,这个世界的中岛敦,精神状态大概不是太好,垂下的眼里几乎没有光亮。

    而他的脖子上,还有一个有些古怪的项圈。

    茶茶多看了几眼,中岛敦已经抱着茶茶走向电梯了。

    电梯缓缓上升着,中岛敦垂眸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白猫。

    这只猫看起来体型比之前的那只小很多,毛色雪白干净,碰触在手里的时候,软软的,轻轻的,能叫人联想到柔软的月光或者雪,这世上一切最纯净温柔的东西。

    真奇怪,只是一只猫而已。

    虽然这么想着,中岛敦还是不由自主温柔了一点眸光,主动摸了一下茶茶猫的脑袋。

    “等会儿到了太宰先生那里,乖一点吧,不要乱跑。”

    “喵。”茶茶猫歪了歪头。

    抵达首领办公室门外,中岛敦肉眼可见的紧张了很多,低头敲门,得到允许后抱着茶茶踏了进去。

    “太宰先……首领,新的猫已经送过来了。”

    “哦?”办公桌后的太宰治闻言抬起眼,神色平静不起波澜,但是紧接着,他的目光忽然凝固住了。

    他紧紧盯着中岛敦手中的小白猫,眼中仿佛有什么在剧烈地翻滚着,就连钢笔都掉到了地上,但是却换不来太宰治的一点注意力。

    中岛敦从来没有见到这样失态的太宰先生。

    但是等中岛敦再看去,太宰治已经收回了视线,不见半点之前那一瞬间流露出的情绪痕迹。

    甚至快要让中岛敦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了。

    “这就是他们送来的那只猫?”太宰治问。

    中岛敦垂首,迟疑了一下,恭恭敬敬地回答:“是的,首领,不过猫不小心跑了出去,刚刚才找到的。”

    茶茶听明白了,他们把自己误认为是下面的人本来应该送过来的猫了。

    太宰治微微眯起鸢色的眼眸,若有所思地看向茶茶猫,之前那一瞬间的剧烈情绪变化已经被掩藏到最深处,他目光中带着对茶茶的审视。

    中岛敦怀中的茶茶猫回视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太宰先生,轻轻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果然啊……

    中岛敦将茶茶放在了角落的沙发上便退出去,茶茶猫从沙发上站起来,注视着正在批阅文件的太宰治。

    港口黑手党首领的办公室里,紧紧封闭着,没有一丝属于外界的光线,只有毫无生气的冰冷灯光落下。

    坐在办公桌后的黑发鸢眸的青年,穿着一件黑色竖领风衣,仍可以判断出来他的身体十分瘦削。他的皮肤很白,带着一种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左眼绑着雪白的绷带,唯一露出的右眼下则是淡淡的青黑。

    很显然,对方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属于“健康”的范畴。

    但是甚至身体状况都只是小问题了。

    更严重的,是他的内里。

    他已经在死去了。茶茶无比清晰地感知到这一点,到现在还拖着这副糟糕的身体苟延残喘着,不过是因为靠着心中那最后一点摇摇欲坠的火光来支撑。

    这个世界的太宰先生,果然是在用燃烧自己的生命这种代价,去不计后果地扭转既定的命运。

    或者说,是不计自己的后果。

    茶茶猫跳下舒适的沙发,不紧不慢迈出爪子走向太宰治。

    太宰治手中的笔微微一顿。

    以他对周围的警惕性,自然知道刚刚被中岛敦抱过来的猫正在靠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