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页

    [综]我被全横滨碰瓷了 作者:喵耳酱
    第264页
    “对不起啊齐木卡密,下次再给你准备咖啡果冻。”
    中午睡得有点迷糊, 一不小心就把桌上的咖啡果冻吃掉了……
    正当少女感到歉意和不好意思的时候,忽然感到另一个人的呼吸靠得极近。
    茶茶抬头,粉色短发的少年已经撤开了距离。
    [确实,是你吃掉的。]
    “……咦?”
    [所以, 为了好好看着你, 在你没把咖啡果冻给我之前……]
    [我会留在这里的。]
    粉发少年不动声色。
    #咖啡果冻什么的再多消失几次好像也不错#
    3,
    “中也, 想要。”茶茶眼巴巴地盯着中原中也那一酒柜珍藏的红酒。
    中原中也:“喂喂, 你不能喝太多酒的吧?”
    “就尝一小口。”茶茶小小声说。
    软软甜甜的声音哄得中原中也最终开了酒柜。
    “度数都有点高,悠着点喝。”
    反正自己在旁边看着,应该问题不大。
    一个小时后——
    中原中也:“再,再听我唱一首。”
    茶茶有些无奈:“中也先生,你醉了。”
    “不,我没醉。”中原中也神色一正,就在茶茶真的快要以为他已经清醒过来的时候……
    他又唱了起来。
    音色悦耳,低低纠缠在耳边的时候,还带点色气。
    犹如情人呢喃私语。
    茶茶叹气,把倒在自己身上抱在还在唱歌的中也先生稍微推开一点。
    果然,横滨歌姬,名不虚传。
    #今天也是直男的茶茶#
    4,
    温暖的午后,阳光倾泻,茶茶眯着眼睛,变成猫咪的形态,跟另一只大猫猫一起晒太阳。
    随着时间的推移,中岛敦越来越能灵活地运用自己的异能力“月下兽”,在茶茶的喜欢之下,也逐渐接受了这样的自己。
    旁边的银白色皮毛的巨大老虎,睁开紫金色的兽瞳,虎尾悄无声息地,宛如守卫一般温柔圈住了小小的毛团子。
    就像是圈住他最珍贵的宝物。
    5,
    茶茶在大街上碰到了森鸥外。
    不过更像是对方专门来堵她的。
    “果然啊,是因为小姐回来了。”恢复了记忆的森鸥外叹了口气。
    这么久了,作为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森鸥外不可能得不到织田作之助在武装侦探社工作的消息,也不可能猜不出来织田作之助当初能活下来,一定是茶茶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
    不过他并没有问茶茶这些问题。
    “茶茶一直不来找我,难道是忘记爱丽丝了吗?”金发红裙的小女孩眼眶红红扑进茶茶的怀里,抱住她的腰。
    茶茶想了想,认真的地说:“没有忘记爱丽丝哦,也没有忘记森先生。”
    然后第二天,森鸥外就收到了茶茶“没有忘记”的证明。
    一条符合森鸥外体型的小洋裙。
    森鸥外:“……”
    森鸥外失笑。
    “真是记仇的茶茶小姐。”
    还记得当初他用爱丽丝来诱哄套路她换上小裙子的事情呢。
    6,
    茶茶正在看一部据说很火的悬疑推理剧。
    “乱步大人才是世界第一名侦探啦。”黑发翠眸的少年不满地嘀嘀咕咕,“看着乱步大人破案,难道不是更有意思吗?”
    茶茶若有所思:“乱步先生确实很厉害,但是一下子就看出犯人是谁了。”
    推理这种东西,当然是过程最有意思。
    被认为太快的江户川乱步:“……”
    “哼!乱步大人才不快!乱步大人勉强给你放慢点速度好了。”
    “推理也稍微解释给你听,所以……”
    只要看着乱步大人就好了。
    7,
    在茶茶的某次偶然提起之下,所有人都开始更加努力奋斗,承担起了世界的运转。
    而在这种影响世界线的贡献之下,他们的实力也越来越强大,也许有一天可以成为别人眼中类似“神明”的存在,更加长久地留在这个世界上。
    更何况本来就已经有了两个“神明”了,齐木楠雄和中原中也。
    没有人会不想要更久,更久地能够注视着珍宝。
    “大家,好像都很有干劲啊。”茶茶眨了眨眼睛。
    太宰治瘫开:“是呢,大家都快要变成社畜了。”
    不过他也不例外就是了。
    #不摸鱼的太宰先生#
    8,
    白兰因为搞过了不少过分的事儿,尤其是搞事之心不死,相当不受待见。
    每次莫名其妙大家“友好交流”起各自的实力起来了,白兰总是第一个被开刀的。
    白兰:“……喂喂,就算嫉妒我,这样是不是也太过分了?”
    更重要的是,别打脸啊!!
    9,
    随着家教世界愈来愈靠近,茶茶最终还是接收了第三个世界。
    黑泥也被顺利清除干净。
    除了白兰,那个世界的其他人在茶茶看来简直都是小天使。
    尤其是沢田纲吉。
    沢田纲吉还给茶茶带来了奈奈妈妈做的炸虾天妇罗。
    “奈奈阿姨的手艺真好。”雪发少女吃着天妇罗,满足地眯起眼睛。
    “喜欢的话,下次再给你带。”沢田纲吉露出了柔软的笑容。
    其实,他也学会了一些厨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