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23页
    容鸿雪:“……”
    冷汗瞬间就从容鸿雪后背涌出来了。
    其实伴侣之间的言语交锋,远比真刀真枪的战场凶险无数倍。任何一个话语或者言行上的缺陷,都能成为日后翻旧账的根据。比如容鸿雪,易真当日与裁决者同归于尽,将他一个人留下许多年,这便是易真捏在他手中的把柄,如同一根风筝的串线。
    易真这样的人,对待外人,尚且有仇必报,有恩必偿,更何况是爱侣?有了这根线,他就再也不会无缘无故地飞离容鸿雪身边,一去不回头。
    他曾经经历过的痛苦、泪水、煎熬,统统加固了这根线的坚韧程度,容鸿雪死死地拽着线的一端,只想把他永远挨在身边,禁锢在怀里,至死都不得分开。
    现在,易真忽然就抛出了这个致命题——在容鸿雪眼中,这不单是一个问题,这是一把锉刀。只要回答稍有不慎,这把刀就会在风筝线上割出一道裂损的缺口。
    易真微微冷笑,双手搭在容鸿雪宽厚结实的肩头,感到他抱着自己的手臂,有一瞬的缩紧。
    你以为,只有你会用这招?
    他这一句话,后面可以说是陷阱重重,危机四伏。
    倘若容鸿雪回答,“怎么会,我一点都不在意你的过去,我们经历过这么多事,难道我还会抓着没有升格前的世界剧情不放吗?”
    那么易真的下一句就是,“所以你就这么在乎一生一次的婚礼,可以藉着它来怪我不重视你了?那我也要问问你,到底是我这个结婚对象重要,还是你一生一次的婚礼重要?”
    假如容鸿雪回答,“我虽然介怀你和容怀宇的过去,但那是剧情的设定,是你我都没办法更改的事情,我们还有长久的未来。”
    易真的冷嘲热讽马上就到,“也就是说,你果然是嫌弃我的,对不对?你明明知道剧情的设定无法更改,可你心里还是忍不住生出芥蒂……就这样还敢说爱我?那你有种当初别来强占嫂子啊!”
    如果容鸿雪回答,“现在是什么年代了,人和动物可以结婚,人和机器人也可以结婚,你的过去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我们爱着彼此,这就够了。”
    易真立刻就能黯然神伤,“那你为什么要控诉我不重视你?嘴上说没什么大不了,实则这么关心婚礼这种虚物,真要有爱,哪怕只是简简单单地交换一个戒指,也算是海誓山盟,不离不弃的誓言……算了,别说了,我明白了,我都明白……”
    种种回答,反正什么都是错,就看你选择哪种错法了。
    容鸿雪的呼吸十分不稳,他抱着易真,等同于让易真坐在自己的臂弯上。此刻,他从下至上地望着爱人,可怜地认罪伏法:“对不起老婆,我错了。”
    主动认错,倒也不失为一个省时省力,从容赴死的办法。
    易真问:“错哪了?”
    精神触手“啪”地弹出,关掉了通讯,也关上了八名副官目瞪口呆的蠢脸。
    “我不该说你不重视我,”男人像一只老实巴交的猛兽,将下巴搭在易真的小臂上,轻声检讨,“我不该用这种话逼你让步……”
    易真从鼻子里哼出一声。
    “还有呢?”
    “我……我不该装可怜……”话虽然是这么说,那双幽绿的眼眸却显得更加湿润多情,含着祈求的神色,有变本加厉之嫌,“不该让老婆做自己不想做的事情……”
    易真不由神清气爽,他伸出手去,勾起男人的下巴,容鸿雪十分配合,跟着温驯地抬起头。
    “还有呢?”
    两双眼睛注视着彼此的时候,就像流动着某种如胶似漆的魔力,一旦对上,就再也不能从对方的眸光中挪开自己的视线。容鸿雪专注地凝望易真,目光缓缓落到他张合的柔软嘴唇上,神情中显出难以自拔的痴迷。
    “还有……”
    男人苍白的肌肤浮现出病态的潮红,他喃喃地复述易真的话,精神力如水波流泻而出,迅疾地笼罩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
    易真:“?”
    “……还有的话想不出了,老婆让我抱抱,我好爱你……”
    易真:“???”
    易真再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斥骂,断断续续的碎语被淹没在亲吻和啧啧的水声中,继而衣料坠地,发出暧昧的窸窣一响。
    他还不太敢在这时候化雾,一是有精神体罩着,二是容鸿雪这个畜牲曾经放出话来,说老婆要是敢在床上忽然散没了,他就敢直接射在雾里面。
    很快,易真呼吸不稳,腰酥眼饧,还是决定先屈服于享乐为先的人性。
    “回房间!别在餐厅里……”
    男人声音低哑,笑道:“那就抓牢……我带你回房间。”
    第144章 番外:结婚(2)
    “结婚?”李有灯捧着水杯,“什么时候,去哪里?”
    “就在中央星吗?”舍心问,“会不会太简单了些?”
    易真说:“不知道啊,唉,还没定下来呢。他想搞得隆重一些,我的意思是从简就好,有点头疼。”
    李有灯笑道:“如果是结婚,可以去对你们来说比较有纪念意义的地方吧?故地重游什么的。”
    易真皱眉:“纪念意义……”
    什么地方是有纪念意义的?
    流放行星?不,这个还是……虽然那里是有不少快乐的回忆,但自己毕竟是在那里死过一次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