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25页
    李有灯叹了口气。
    “我再想想吧……你也好好想想婚礼的事!大不了我到时候搭个你们的顺风车,先逃开这个星系再说。”
    “我俩结婚的话,塔卡梅耶肯定也会过来啊,我们不会不请他的。”
    “啊——!这就是社交圈重合的坏处吗!可恶!”
    三个人正作咸鱼瘫的时候,艾灵从外面探出一个脑袋,问:“哥,我请了几个朋友到家里来玩,你方便吗?”
    易真坐起来:“这么大的房子,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主会客厅的权限给你打开了,带着你的朋友们去吧。”
    以容氏庄园的规模,“主会客厅”当然不会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房间,那几乎是一个建造在地下的行宫。容擎在世的时候,它的原设想是一个大规模的军火基地,可以为容氏的江山提供坚实的后盾,到了容鸿雪手里以后,他只是轻笑几声,就把它改造成了深达百米的消遣娱乐场所。
    星网的线上虚拟商城、购物中心、全息游戏仓馆、复古模式的影院播放厅……甚至连水下乐园、真空训练力场皆一应俱全,足可以让人在里面不眠不休地玩一个月都不带重样的。
    因为艾灵要专心应对期末考核的缘故,主会客厅的权限暂时被容鸿雪关闭了,现在她带着朋友来家里小聚,易真怎么说也要给她提供这个排场。
    艾灵高兴地说:“谢谢哥!”
    然后跑出去不知道说了什么,外面顿时传来少年少女们朝气蓬勃,叽叽喳喳的说笑声。
    李有灯向后看了一眼,说:“喔,这不是那个赤红龙家的小女儿吗?”
    易真一愣:“谁,娜塔莉娅吗?”
    舍心思索着摸了摸后脑勺:“真奇怪啊,这个星球上有好多我似曾相识,可偏偏确实没见过的人类……难道这就是族里经常说的命定之地?我马上就要成年了?”
    易真笑着喝了一口果汁,没说话。
    傍晚,名为“征求婚礼意见交流会”,实则“乱八卦乱聊天吹水打趣会”圆满落幕,娜塔莉娅一行人也被邀请留下来吃晚餐,但是他们看着容鸿雪温文微笑的表情,背后无端一寒,急忙找了理由推脱掉,赶紧跑回家了。
    饭后,易真告别李有灯和舍心,容鸿雪坐在沙发上,嘱咐艾灵上去好好看书,接着随手批阅了一份公文。
    易真回来之后,他坐在容鸿雪旁边,男人便往他的方向蹭了蹭,一定要紧挨着他。
    易真对这种程度的粘人早已习以为常,他安静了一会,忽然道:“其实挺奇怪的,你说其他人没有关于过去的记忆了,但他们还残留着那种一见如故的感觉……你说这算什么?”
    容鸿雪关掉光脑,抬头看他。
    “你想让他们都恢复记忆吗?”他摸了摸易真的头发,声音很温柔,“如果你想,那我们可以去找陨星辰,看有什么办法。”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易真头一歪,靠在他肩膀上,“新的未来,没有负担的过去……”
    不远处,蚀骨灵蝎背着三笑蝶,从专门为它们开的门洞里鬼鬼祟祟地钻进来,身上沾满花粉和泥巴,不知道跑哪鬼混去了。
    容鸿雪闪电般打出一根触手,扯住了两个小混蛋,另一根触手扯过防腐蚀的湿巾,拽过来给就是一顿好擦。
    易真装作没看见蚀骨灵蝎拚命扭动挣扎的模样,接着道:“你看娜塔莉娅,她未必就想知道,自己的兄长曾经被虚无的爱和仇恨所蒙蔽,对自己痛下杀手。所以有时候,我就觉得,现在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对了,”他问,“阿什泰尔怎么样了?”
    容鸿雪假装公报私仇,使劲搓揉易真宠儿的人不是自己。他笑了笑,说:“黑龙么?这倒是没什么好说的,我曾经派人观察过他一段时间,不过,没了裁决者搅局,他也算是个好哥哥吧。”
    “什么叫‘也算是’?”
    容鸿雪沉吟道:“你也发现了,除了我们之外的人,虽然他们都没有了关于过去的记忆,但人的直觉是种很玄妙的东西……既然他们能感觉出‘似曾相识’,那就没道理感觉不出其它的情绪。”
    “黑龙对他的妹妹,总有种下意识的愧疚,而红龙则总是躲着他走。他是替赤红龙家干脏活的,按理来说,应该是常年奔波在外,但是每个月,他总要抽出两三天的时间回来一趟,就为了看一看红龙——不过,未必能见到就是了。”
    “其实他是个很偏执的人,”易真感慨,“这样也好,好歹他们的兄妹关系能正常一点了。”
    容鸿雪挑了挑眉梢,心说这可不一定。
    只是这件事到底跟他无关,因此他没有把这句话挑明地说出来。
    易真叹了口气,忽然道:“我想好了!婚礼在哪办。”
    容鸿雪低头看他,不动声色地丢下气得团团转的蝎子,柔声问:“去哪里?”
    “去钻石海滩。”易真仰起脸,拉下容鸿雪的脖颈,亲了亲他的嘴唇,“就去那个你说的——假如我们的相遇普通,相爱寻常,就该去的那个地方。”
    第145章 番外:结婚(3)
    战争天马星系,雨神星,西半球,钻石海滩。
    即便是在诸多星系,不胜枚举的度假娱乐行星里,雨神星的名气,也算得上是榜上有?名的。
    盛夏时节,天光灿烂,恒星旺盛地燃烧,将?供应的光与热输送到广袤无垠的星系。雪波熠熠的沙滩边缘,同时来回往复着珍珠白的潮汐,天空几乎和海水同色,流云都是四溢的波纹状,如同在脉脉地摇曳,使人很难分清自己究竟是置身于陆地,还?是海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