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26页
    这里最为人称道的体验,就是捞一把细密温暖的沙子,感受那些雪白的沙粒从指缝间流泻而下?,便如一道晶莹剔透的瀑布,就像抓了一把梦幻的星尘。
    ——不是比喻,也不是夸大的赞美,钻石海滩,顾名思义,这里的每一抹细沙,都是细腻如云朵的钻粉。
    用人类社会的价值来衡量,说是倾国的财富也不为过。
    一月之前,易真?一行人已经抵达了雨神星的度假酒店,他终于见到了容鸿雪亲口所说的,“普通人应该相爱的地点”。
    易真?:“……”
    易真?眼角抽搐,捞了一把钻石碎沙,用一种难以言喻的神情望着容鸿雪。
    容鸿雪面色坦然,和他对视。
    “这、普通人?”
    容鸿雪率直相告:“比起其它需要私人授章才能进去的秘密度假星球,是的。”
    易真?很想骂他:“如果你不是我的……”
    “易先生,容先生,”伊斯塔抬起手腕,轻轻扣门,终止了易真?的暴言,“婚礼策划团队就在外面等候了,只等您的过目。”
    她今天穿着一袭黑紫相间的偏休闲正装,头上常常佩戴的钻石发带摘了下?来——既然这是全宇宙都颇负盛名的钻石海滩,那么这种璀璨的珠宝在这里也不再?珍贵,取而代之的是一弯星辉原矿的头冠。
    她微笑着站在这里,长廊外是另外严阵以待的七名副官,仅仅是这样的阵容,就已经令策划团队的负责人心中惊疑不定。
    他们是整个星系的策划大师,无冕的冠军,专为战争天马的皇室与军阀服务,有?资格与他们会见的,全部是顶级的掌权者、独|裁者,但是今天的客人仍然使他们的心中不住嘀咕。
    钻石海滩已经是只为服务权贵而存在的胜地天堂了,然而按照他们得知的消息来看,房间里的神秘来客却以绝对凌驾的权与力,截断了所有?反对不满的声音,封锁了钻石海滩未来一月的使用权。
    在这个旅行的黄金月,以往惯常谈笑的喧哗声统统消失,富丽宏伟的奢华行宫恬然寂静,只有贵客的下?属神情自若地穿行在其中,为这场仅有?两个人的婚礼忙碌。
    负责人的目光忍不住游离在伊斯塔的头冠上,他完全可以说,自己是见遍了世上最好东西的人。天都军团的将?军独女结婚时,曾经要求在天空中放一场重以十吨记的黄金烟花,要“金雨像泪水一样从天上倒流,每一滴都散发出梦一样的光芒”,为此,他们不惜将?十吨液态黄金用隐形飞艇拉上千米的高空,在燃尽了苍穹的烟火盛放时倾洒,并且为了保持黄金不至于在下坠时冷却,持续保有?燃烧的美丽色泽,他们还请来了数十位幻术大师,为每一滴金雨附上流星般拖曳的白线,以及耀目的华彩。
    那场婚礼瑰丽得就像创世纪时的奇迹,全方位直播的影像至今在星网上长盛不衰地传播,见过的人无不为那无上的美丽而震撼,当真?落下泪来。
    但是星辉原矿?这种矿石以绝端的硬度闻名,使用恒星熔炉才能将其化成液态,只要能在机甲的外壳镀一层星辉矿液,那么这台机甲将保有?至少百年的完好状态,下?到岩浆深处也不会受到丝毫损坏。
    可惜,这种矿石的产量之稀少,导致了它比任何稀世珠宝还?要昂贵的身价。一克星辉矿石就能在军备市场上拍出难以置信的天价,怎么会有?人拿它做单纯为了好看的头饰?
    ……在这条发冠面前,就连倾世的黄金烟花也成了妥妥的输家啊!而且输得好彻底!
    负责人艰难地移开目光,开始揣测神秘贵客的身份。
    姓易?姓容?他们一定不是战争天马星系的公民,那么他们来自哪里呢?易姓的贵客被属下?放在前面,说明他的身份必然更高,可是姓易的大人物……又实在是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门开了,伊斯塔对团队笑着招手:“请进。”
    这是一间宽大的卧房,着实出人意表,钻石海滩的行宫一般会按照主人的喜好布置房间,但里面并没有什么惊掉眼球的豪奢装饰,反而十分清爽宜人。
    落地窗上束着浅白色的纱帘,清透的阳光洒满象牙色的地毯,玉色的桌面上,摆放着一盏清水鲜花,花瓣犹沾着剔透的露珠。
    黑发的青年容颜昳丽,肤色干净得就像初冬的第一场新雪;旁边的男人则高大英俊,五官深邃如雕塑,双眸闪烁幽绿的波光,他坐在那里,明明嘴角的笑意十分温和,气场却危险得犹如一头随时会暴起噬人的的猛兽。
    “开门见山。”男人说,“拿你们准备好的方案吧,让我见识一下?策划大师的本事。”
    负责人心下?一凛,来了!看起来这是个讲求效率的贵客,一开始就省去了所有?寒暄的步骤,单刀直入。
    通常来说,这种客人要么是极其怕麻烦,要么是极其会找麻烦,他在心中揣测着客人的性格,“啪”地打开全息投影,开始全心全身投入讲解。
    “方案一,在全宇宙全方位直播的形式上走完婚礼的流程,我们将联络各大星系官方频道,星网全渠道头版头条……”
    青年的眉心一皱,负责人立刻敏锐地察觉到了他的不满,停下?道:“您有什么问题?”
    易真?说:“全宇宙直播……这还?是不用了吧。我们只是想跟朋友聚一聚,很私人的一个婚礼,没必要搞这么大阵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