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28页
    这轻描淡写的一眼,就如巨山压顶,令负责人的团队像烂泥一样齐齐地瘫软在地上。
    窗外阳光明媚,日色晴好,所有?人的眼前却是一片沉沉的黑暗,只觉得自己像是沉进?了无边无际的海渊,被这种压迫感碾得无法呼吸,胸腔咯咯作响。
    “因?为我非常重视这场婚礼,所以才要给他最好的东西。”容鸿雪有如在轻轻地自言自语,“哪怕他喜欢玩泥巴,我也要请来世上最顶尖的精英专家,给他计划出最棒的体验,让他在往后的时光里,一想起这场婚礼,我和他的婚礼,就会情不自禁地笑起来,开心地……笑起来。”
    彷佛看到了易真?的笑,他的表情也变得温柔了。男人放下杯子,杯底与清瓷茶托相击,发出悦耳的声响。
    “我挑选了很久,看了很多实例,才勉强找到了你们。”容鸿雪沉吟道,“我以为,你们这种级别的策划团队,是不会犯下‘将?自己的想法,凌驾于顾客之上’的低级错误,不过现在看来,是我想岔了。”
    他叹了口气,笑容仍然温和至极,几乎可以用这样的表情去爱抚一朵花。
    “很遗憾,”他说,“贵方出局了。更遗憾的是,对于我来说,出局就意味着……”
    负责人用尽最后一口气,从喉咙挤出惨叫般的哀求:“等一下?!第四、第四个……方案……就是……!”
    容鸿雪笑意不变:“嗯?”
    身上的压力减轻了一丝,负责人急忙道:“第四个……第四个方案,就是易先生想要的风格!我们一定不会违背您的厚爱,将?它尽善尽美地完成!请您允许易先生过目,请您允许!”
    容鸿雪摇了摇头,就在负责人快吓得肝胆俱裂的时候,他感慨道:“我的脾气真?是变好了啊。”
    “是,”一旁的副官也微笑着附和,“易先生回来了,您的心情好,自然连脾气也变好了。”
    易真?安置完李有灯和舍心他们,再?度返回来的时候,总觉得负责人的精神萎靡了不少,他身后的十几个助理也战战兢兢的,看起来站都站不稳了。
    “怎么了,”他对容鸿雪皱眉,“你欺负人了?”
    负责人面色惨白,还?是赶紧道:“哪能呢,易先生?请您过目第四套方案!”
    白鸽飞翔,天光漫荡,易真?看完全息演示,不由笑道:“玫瑰花海……好俗气啊!”
    “那么教堂的风格,您觉得如何?”负责人殷切地追问,“我们保证,一个月内,这座教堂就能完工,不仅完美复刻花之圣母大教堂的缩小比例,并且可以拥有一间最多可容纳三百人的礼堂!”
    易真?回过头,征求容鸿雪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容鸿雪笑道:“我觉得很好。”
    “那就这个吧,”易真?一锤定音,“辛苦你们了。”
    负责人:“不辛苦不辛苦,完全不辛苦!您能喜欢,就是我们最大的荣幸!”
    策划团队就像逃离地狱一样,快速逃开了这间卧房。
    门关上了,等到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易真?转头问:“你到底干嘛了,威胁他们了?”
    “怎么会,”容鸿雪抱起他,着迷地亲亲易真?的耳垂,“结婚的日子,我就算真?的想,也不会在这时候弄脏我们的婚礼的,难道我是那么不讲究的人?”
    易真?忽然感觉不妙,他抓着容鸿雪的头发,低声道:“大白天的,禁止发情!”
    容鸿雪低笑道:“我听说,新娘在结婚的时候,都会在腿上戴一个蕾丝袜圈,小真,你也会戴么?我摸摸看,好不好?”
    易真?:“……喂!别咬……嘶,你属狗的是不是!”
    第146章 番外:结婚(完)
    “快!新?人的胸花……”
    “礼服,二十一套备选给我摆好!”
    “玫瑰是粉白二色,白要纯白如雪,粉只要轻粉,红晕粉!你手上那几盆是什么东西,颜色俗得跟炮仗一样,赶紧给我淘汰了!”
    尽管助理们的声音已?经尽量轻到了极点,一举一动都力求无声无息,但凭藉易真?的听力,还是可以毫不费力地将他们的窸窣碎语收入耳畔。
    他还没换上正式的礼服,仅是简单披着一件白色的丝袍,轻柔的衣料彷佛泛着粼粼的波光,飘逸之处,有如吴带当风。他只等时间一到,一切准备妥当,就穿戴整齐,跟期待紧张到晚上睡不着的容鸿雪走一走红地毯,
    易真?面前摆放着一个开启的小盒,里面是他要和容鸿雪交换的婚戒,出人意料得朴素,白金的圈戒上,流淌着一缕发丝粗细的,岩浆般流动生?光的赤金。
    ——纯金的概念,被?易真?提取出来,融合进了他们的戒指里。这?将是世?上仅此一对?的婚戒,由概念的真?金相牵。
    原本容鸿雪还想?把贤者眼珠切开,当做戒指上镶嵌的珠宝,但是易真?没有舍得,他也唯有作罢。
    [玩家,恭喜你。]太阿的声音响起,[终于到结婚这?天了。]
    易真?笑骂道:“你开口了?我以为你是打算就此沉寂,再?也不说话了。”
    [主角和主角的婚礼,我身为昔日裁决第七席的系统,又来凑什么热闹呢?]平淡刻板的电子音,此刻也带上了一点笑意,[不管怎么说,还是恭喜你了,这?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易真?低声问:“所以,这?么多天,你都想?了些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