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29页
    太阿说:[我想?了很多,其中思考最?久的,是我是否需要一个承载我的躯体,从?你的身上分离出去?,像个真?正的、独立的个体一样活,像真?正的智能生?命一样活。]
    “那么……结果?呢?”
    [自从?上一个时间线,大贤者容鸿雪将我从?裁决七席的身上剥离,放入你的身体开始,我就已?经走上了一条与其它系统不同的路,]太阿回?答,[也许成为独立的智能生?命,大概率是我以后的结局,不过现在——我还不必急着太早离开你。]
    易真?刚想?说什么,鼻端就闻到了一股气味不显的淡香。
    他抬起头,与清澈光滑的镜面对?视,镜中折射着他身后的景象——行色匆匆的助理,正在排开阵仗,打算在他脸上身上开工的化妆师们,角落里紧急控场的策划团队,混迹在一般工作人员里的保镖……所有人都像是突然被?按下了暂停键,然后接二连三地躺倒在地,没有发出一丝动静。
    易真?:“啊哦。”
    一把淡紫色的锋锐匕首,不声不响地抵在他的颈侧,身后的人也在波动的空气中现形。
    来人只在周身的要害处覆盖着极少的布甲,行动起来轻敏迅捷,便如羽毛落地般隐蔽。对?方没有一根眉毛和头发,袒露出来的大片肌肤上,也全然不见毛孔,更不用说体温。
    它就像一个白泥捏出来的怪物,一个模糊了五官的人形雕塑品。易真?隔着一面镜子,和它黑黝空洞的双目对?视,同样听不到它的呼吸心跳,还有血液流动的声音。
    易真?笑了一下,那笑容没有丝毫惊惧,反而带着点新?奇的观赏欲。
    “刺客?”他问。
    “发现目标,大黑天的新?娘。”刺客从?口腔内共振出机械的喉音,“目标已?捕获。”
    他将手搭在易真?肩头,身后立刻打开了一个定点传送的双向虫洞,易真?一挑眉梢,也不动作,由着这?名未知的刺客带走了自己。
    与此同时,四周嘈杂多时,李有灯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在门外等候,“易真?呢,怎么还不出来啊。”
    “结婚了,肯定要在婚礼当天多花点功夫的,”舍心慢吞吞地说,“你不要着急。”
    李有灯说:“我可是伴娘!没见过还要把伴娘关在外面的梳妆间。”
    “其实你就是想?躲……”舍心接收到李有灯的眼神,连忙把剩下的话吞回?去?,“那你开门看看嘛。”
    李有灯遂大步上前,把手按在门把上。
    “咦?”李有灯一皱眉,“门锁了?”
    舍心凑上去?,跟她一块捣鼓,“哪锁了……噢,是锁住了,怎么回?事,侍者?服务员?主管?管事儿的?有没有人,来看看梳妆间的门怎么锁住啦?”
    侍者赶紧小跑过来,忙活半天,又是掏备用钥匙,又是输指纹,又是扫虹膜,结果?居然还是打不开。
    艾灵也跑过来一探究竟,后面跟着娜塔莉娅。
    “这?种是基因锁,而且还是双重基因锁。”娜塔莉娅毕竟家世?不同,见过的奇怪东西也更多,仔细研究一番之后,得出结论,“录入解锁人的信息之后,只有他能打开这?把锁,其它任何钥匙都不管用。而双重基因锁,就是要录入信息的两个人,同时站在门锁的两侧,同步动作,才能打开。”
    她奇怪地摸了摸把手:“这?种技术,一般只会用在非常机密的地方……比如打开国库的其中一道密匙手续,就是需要二十多人共同操作的多重基因锁,但这?里怎么会有?”
    李有灯引来了塔卡梅耶,褐肤白发的男人走过来,关切地问:“怎么了?”
    “门打不开了,”李有灯说,“里面在做什么?”
    娜塔莉娅身后,阿什泰尔神情淡漠地走过来,看着少女发顶的目光却很温和,问:“有事?”
    “……基因锁,”娜塔莉娅不自在地偏头,想?要藉此避让他的视线,“只是有点好奇,这?里怎么会有这?东西。”
    两个s级在门上一拂,阿什泰尔忽然想?起了什么,面色有点僵,他低声说:“万一大黑天在里面……”
    “……不至于吧。”塔卡梅耶的手往回?一缩,“可是里面还有好多人的气息……”
    他俩挤在门口,其他s级自然也好奇地跑过来凑热闹,松鹿道:“奇了,还真?是基因锁,战争天马这?个地方挺能下血本啊,还是说有钱人度假的地方都是这?样?”
    “你也不差钱,别把自己说得穷嗖嗖的……我看看,哟,想?要进去?,看来只能暴力破门了。”
    “要是新?郎也在里头,哪个的精神力愿意进去?跟他碰一哈子?”
    六个s级站在一起,必须要十分小心地收敛气场,才能不至于把普通人和低阶驾驭者吓到心率失衡。正讨论间,容鸿雪察觉到这?边的动静,一看到紧闭不开的房门,他面色一变,漆黑的精神触肢犹如突刺的枪阵,轰然将鎏金雕花的大门爆破得粉碎。
    里面的人横七竖八地躺了一地,唯独不见易真?的影子。
    李有灯大惊:“人呢?!”
    窗外明媚的天光突然黯淡了下来。
    容鸿雪面色阴鸷,梳妆室的落地窗骤然炸成万千齑粉,震耳欲聋的巨响中,他闪身至高空中,身后黑翼展开,遮天蔽日,就像满城风雨欲来的咆哮雷云。
    ——一艘战舰飞行在苍穹之上,遮蔽了半个城市。星舰的外壳长满了异化的血肉器官,诡谲得如同某种活物,散发著堕落的邪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