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30页
    人们尖叫着飞散开来,堕落星舰的阴影之下,全都是仓皇逃窜的小型飞行器,犹如闪着各色光芒的萤火虫,急于在暴雨倾盆之前找到脱身之所。
    “星盗。”塔卡梅耶简洁地说,“从?哪来的?”
    天雪白鹦说:“一看就是从?星间异兽群里逃出来的,舰身都被?腐蚀得不能看了。他们抓走了新?娘?”
    “应该是。”松鹿说,“没想?到啊,原本是来薅大户羊毛的,结果?现在还得加班。”
    “——大黑天!”堕落星舰的身侧,陡然弹出了一面巨大的光屏,面目狰狞的男人抓着易真?,五指有如剃刀般锋利残虐,像是从?血肉中生?长出来的。
    他用这?只手抵着易真?的咽喉,厉声大笑道:“听说你要结婚了,恭喜啊!”
    他身后的星盗也发出呼喝怪异的笑声,那声音已?经与普通的人类相去?甚远,就像野兽的嚎叫。
    易真?的神情十分悠闲,他不像是置身于险象环生?的变异人堆里,更像是在百无聊赖的午后,不慌不忙地欣赏着后院的风景。
    “嗨!”他也抬起一只手,微笑着冲屏幕打招呼。
    容鸿雪的眼神落在那只剃刀手上,他掩盖住疯狂的杀意,眯着绿眸,嘶声问:“你们想?要什么?”
    “星盗?”李有灯远眺那可怖的战舰外壳,“这?是哪个星盗团?”
    舍心说:“看起来,这?不是个单一的集团,更像是……星盗的集合。”
    舍意站在他们身边,他是这?次德斯纳星的代?表嘉宾,专门为了看管舍心而来。
    “只能说大黑天曾经对?星盗赶尽杀绝式的围剿,引发了他们强烈的报复心,”舍意道,“不过这?些杂碎,总能找到地方藏。”
    “我们想?要什么?”男人放声狂笑,“我们曾经多么害怕你!大黑天,你这?个该死的疯子,你什么也不在乎,不在乎人质,不在乎财富,不在乎权势和好处,你只想?杀我们、杀我们,直到把我们像臭虫一样碾死为止!”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从?哪里逃回?人间的?”男人嘿嘿发笑,“利维坦啊!我们是从?利维坦的肚子里逃出来的!”
    舍心和舍意的表情都很难看。
    “怎么了?”李有灯问,“星间巨兽利维坦……从?它的肚子里逃出来,然后呢?”
    舍心说:“怪不得!利维坦的胃袋能够容纳一个星球的体积,被?它吞下去?的东西,不会立刻消化,而是逐渐异化成那种模样之后,还维持着生?命体征,直到变成一堆活肉之后,才会消散自我意识。”
    “德斯纳的图书馆,有这?方面的详细的影音资料。”舍意低声说,“利维坦的肚腹里,几乎维持着一个畸形的社会,更重要的是,他们浑身上下都是星间巨兽的气息!这?会把它引过来的,到时候,利维坦能一口吞下整颗雨神星!”
    星盗发出凄厉又得意的狂笑声:“利维坦马上就要到了,和我们一起死吧,大黑天!你敢动一下,我就要在新?娘的漂亮脸蛋上放血了!当然……你也可以像过去?追杀我们一样,不顾人质的死活,先抢下他的尸体,再?来杀了我们!”
    天幕上方,宇宙冰冷的真?空中,已?然搅动起了磅礴的虫洞波纹,彷佛马上就要有一个末日临头栽下,吞没所有人的一生?。
    “其实未必要这?么麻烦。”易真?忽然说,“不想?引来利维坦的话,解决掉能够吸引它的目标,不就好了?”
    挟持着他的星盗不由一顿。
    他们的大脑、思维,早已?在巨兽的胃袋,在那充满了奇异磁场的血肉囚笼里,被?侵蚀成了某种扭曲的东西,仅剩的遗愿唯有报复。
    他们要报复容鸿雪,报复让他们走投无路,只能仓皇逃进利维坦巨口的罪魁祸首。
    但是人质的表现不免太过淡定……他被?刺客带来这?座令人作呕的空中堡垒,见到这?些半死半活的可怕人形,但是他的神情却始终闲适如漫步花园,漫步在洁净美好的云端。
    但是多方情报——现有的情报,统统表明,大黑天的伴侣是个不曾创下任何辉煌战绩的普通人,他没有等级,不是驾驭者,亦从?未在人前显现过精神力。
    所有的情报,只是指向一条线:大黑天视他如命,甚至重视他更甚于自己的性命。
    一根柔弱、宝贵的软肋,是天底下最?完美的复仇契机。
    星盗浑浑噩噩地思索一瞬,决定要给他一点深刻的教训。
    “你他妈给老子……!”剃刀的五指猛力剜下,马上就要在他的肩头攥出五个痛不欲生?的血洞,然而他们并未听到什么割裂身体的声响,金石交错的声音激昂无比,犹如刀剑出鞘时的长鸣。
    太阿发出清脆提示音。
    “叮——”
    【主线任务:婚礼 已?触发
    任务内容:结婚大作战!
    世?界的时间线一旦发生?变动,想?来现在的宵小,早已?不记得曾经被?主角支配的恐惧了。
    ——哪里来的杂鱼,居然敢在我的婚礼上闹场子?受死吧!
    任务奖励: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易真?笑了一声,这?一刻,他忽然消失了!
    无论是星盗,还是婚礼上的宾客,赶来封锁利维坦跃迁虫洞的战争天马军队……众人的目光不受控制地锁定在巨大的光屏上,他们确实应该注意人质和疯狂劫匪的一举一动,但是此时,他们的眼神是为其它原因而停滞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