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页

    要你寡[穿书] 作者:莲鹤夫人
    第331页
    易真?再?度现形,却是在战舰控制室的上空。
    没人能在凭空消失之后,瞬移到近十米的高度,可易真?做到了,他的白袍猎猎翻滚,凌空做出了拔刀的手势。
    他的腰间没有刀,九道金碧绚烂的华光蜿蜒甩出,振开了腐蚀堕落的血肉之气,孔雀的柔长翎羽环绕着他,在空中溅出大片流丽的火花。
    最?先扑上去?的是刺客。
    这?种虚空刺客通常只用来暗杀至高的掌权者,把它们称为人,它们早已?失去?了作为人的一切特征,但是叫作物件,它们却还保留着用以执行任务的清醒神志。它们没有毛发,没有体温,没有痛觉,迅疾得像是永远饥饿的眼镜蛇,最?擅长一命换一命的交易。
    五名虚空刺客,从?各个方向包围了易真?,淡紫色的毒匕率先挥出。
    易真?避无可避——可是他也没有想?着躲避。
    他的微笑不变,连眼皮都不曾颤动一下,古人说大丈夫要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古老的刺客职业更是需要如此。易真?轻声说:“凭着老师对?学?徒的天然职责,我就教你们最?后一个要点吧。”
    空中血光四射,九条缠绕周身的孔雀翎散射七彩的微光,那么美,同时那么致命。
    “在不能完全确定敌我双方实力差距的情况下,切忌近战挨身,因为夺命或者死亡——”
    五名刺客的身体同时四分五裂!残躯和血雨坠地的声音不绝于耳,自高空砸落。
    “——都只在一瞬间。”
    所有人的眼睛,皆无法从?光屏上移开。
    大部?分人在今日之前,对?“易真?”这?个人,是有过许多猜测的。
    常言道英雄配美人,尽管容鸿雪的行事作风无论如何也称不上英雄,说是枭雄还差不多,但他的爱侣,想?来应当是一位绝代?倾国的美人罢?
    现在,他们终于见到了“绝代?倾国的美人”本尊,这?才惊觉,原来想?象与现实的差距,也并不是很大。
    ——绝代?倾国,他以锋芒绝代?,以杀机倾国!
    星盗们咆哮着举起了武器,妄图以火力覆盖易真?的降落轨道,然而易真?刹那落地,劈手砸碎了枪炮的管口。他经过强化之后的肉身力量,完全可以毁坏钢铁青铜。
    至高无上的威压,就像皇帝君临血与肉的战场,哪怕星盗已?经理智全无,畸变了人类的思维,他们仍然本能地感受到了力量差距带来的威胁。每分每秒,他们自巨兽体内侥幸生?还的性命都在飞速消耗,可他们完全捕捉不到易真?的身影,他像雨雾般捉摸不定,又像飓风般狂暴致命。
    几秒钟里,易真?已?经牵制住了星舰内部?的敌人,容鸿雪则迎面撕开了星舰的外壳,双方联手,比绞肉机的效率还要可怖。
    “没受伤吧?”容鸿雪问,精神触须同时鞭碎了剃刀手的脑袋,“来。”
    漆黑的触肢盘踞着战舰上的巨大裂口,他悬浮在裂口中央,逆着光,朝易真?伸出手。
    易真?垂下孔雀翎,把手递给他。
    “利维坦呢?”
    “直接把星舰打回?太空,物归原主。”容鸿雪的笑容十分狰狞,“专挑这?么一天闹事,我一定要……”
    “手。”易真?说。
    容鸿雪的暴君脸被?打断了,他有点茫然地看着易真?,伸出手:“啊?”
    易真?掏出那枚赤金相间的戒指,穿过他的左手无名指,戴在指根上。
    “按照流程,这?时候都该换戒指了。”
    容鸿雪颇为哭笑不得,却又不敢把戒指拔下来还给易真?。
    “不是吧?!你现在跟我交换戒指?”
    “怎么,不可以吗?”易真?问。
    容鸿雪委屈:“不,可是还有誓言……”
    易真?心说不讲誓言才好,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写那五页大长稿!嘴上却道:“出了这?种幺蛾子,再?拖延下去?,就赶不上后面的烛光晚餐了,给我戴上戒指,我们一块把利维坦驱逐出去?。”
    容鸿雪有点气哼哼的,但是一想?到烛光晚餐,心情又明媚起来,遂捏出婚戒,小心翼翼地执起易真?的手,也将戒指推进他的左手无名指。
    “好了!”易真?很满意,“是时候使用主角的特权了,来,动手吧!”
    超s级机甲大黑天覆盖全身,也将易真?囊括进了驾驶舱。六台s级机甲开足马力,加上战舰的自主推动力,生?生?将一艘重达万吨的堕落星舰推出了大气层,打着旋吸附在虫洞边缘。
    利维坦找回?了它逃脱的猎物,此刻心满意足,很快伴随着宇宙风暴,消失在雨神星边缘。
    解决了这?个小小的插曲,易真?心满意足,跳下大黑天的驾驶舱,手上的婚戒闪闪发亮。
    “你看,我们现在去?换礼服,还能赶上扔捧花,是不是一切都很完美,很快乐?”
    他笑嘻嘻地揽着容鸿雪的肩膀,十分哥俩好地说。
    容鸿雪看着手上的婚戒,则十分若有所思。
    “总觉得……好像失去?了一点什么东西啊?”
    易真?:“怎么会呢!我爱你,你也爱我,这?不就完了吗?何必要那么多虚言呢?”
    “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心虚呢,小真??”
    “哈哈哈不会不会啊,你想?多啦,真?的!”易真?急忙打个哈哈,“啊,我要去?穿礼服了,马上出来!”
    容鸿雪微笑着注视着他的背影……然后默默拿出了那五页结婚誓词。
    --